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之最 > 手机访问:m.tdtop.com

快出来好深受不了了|老公经常带朋友睡我

来源:www.tdtop.com时间:2020-02-17 15:30:12编辑:最记录:手机版

 我激动的嚷道,“这事不给个说法,休想作罢。”

 

 

“好,好,你先别激动。我们商量一下。”

 

 

那男的估计还不完全清楚现场的情况,拉着瞿冉到一边嘀咕去了。

 文学

 

瞿冉巴巴的说了一通,添油加醋的好像没说我什么好话,而故意往那边凑了两步,隐约竟听到那男的来了句,“反正你驾车没违规,就算撞死她又怎么了,没事的。”

 

 

听到那男的说这话,我当时就急眼了,真没想到他看起来道貌岸然,但私下里却如此奸恶,连个起码的态度都没有。原本我看着他跟厂长关系应该不错,还想给厂长个面子让让步,现在门都没有!

 

 

“你特么说什么呢!”

 

 

我冲过去,指着他就要骂,但厂长却横档在我俩中间,喝道,“纪明,你干什么!这是集团总公司的瞿总,瞿国强先生!”

 

 

瞿总?

 

 

我隐约在班长那看到过全集团的领导通讯录,我们造纸厂只是集团下属的七个子公司之一,全集团有一万多员工,而瞿国强是集团副总,三把手!

 

 

我怔了下,火爆的脾气瞬间就弱了很多,我在厂里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员,干几年能熬到班长的位置就不错了,接触到集团副总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存在。

 

 

这份“铁饭碗”来之不易,是爸爸求爷爷告奶奶找到家里的表叔给办的,缴五险一金,工资旱涝保收,这在长辈看来就是全天下最好的生计。

 

 

我从小就比较乖巧,很少会做太出格的事惹爸妈生气,虽然对这工作也没什么兴趣,但一想到爸妈殷切的期望我也就妥协了,先这么混着,将来有了能力再琢磨点别的行当。

 

 

但,此时此刻即便是天王老子也不行,躺在手术台上的是我妈,我无与伦比的至亲。

 

 

砰!

 

 

一拳暴击,直接轰在他的下颌,瞿国强压根就没想到我会动手,身子一扭便趴在了长排椅上,我身子一跃,狠狠踹在他的腰肋处,“你特么的再说一遍?仗着是领导牛逼是吧?老子还不干了呢。找小三还这么嚣张,信不信我分分钟曝光你?”

“纪明,你干什么,别打了。”

 

 

李明德奋力将我推开,大声嚷道,“这是瞿冉的父亲,别乱说话。”

 

 

瞿国强站起身后,指着我哼道,“行,你小子可以。等着完球吧。”

 

 

丢下话,他便拽着瞿冉朝外走去了,我疾步要追,却被李明德死死拦住,“纪明,你冷静点,别把事情闹大,你这么打下去只会更吃亏。”

 

 

我被他按在椅子上,大口喘-息着,心里却是委屈的欲哭无泪,有钱就可以瞧不起人吗?这是什么世道,撞了人还说那种风凉话。

 

 

李明德倒是很会做老好人,他肯定是要讨好瞿国强的,一个劲的跟我解释。

 

 

很快瞿冉的电话就来了,她一改之前的软弱,口气硬了很多,“纪明,你真行啊,我好心道歉你不接受,还一再恶言辱我,刚刚又给我爸打掉一颗牙,你太过分了!等着吃官司吧!我是正常驾驶,你妈本来就是横穿马路,撞死都活该,何况我车有保险,想怎么赔都可以。但你打了我爸,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呼!

 

 

我没想到瞿冉会这么阴,刚刚还那么理亏,说话都不敢大出气,我还以为她真发自内心的知错了呢,没想到根本就是演戏,缓兵之计等援兵来撑腰而已。

 

 

“我打了怎么着?瞿冉,我告诉你,今天开始我就跟你磕上了,只要我不死,你就别想好过。”

 

 

丢下话我便挂了,狠狠在地上碎了口,转头瞪向李明德,“你还在这干什么?去舔你的领导去吧。假惺惺。”

 

 

李明德哪受得了我这么骂,面色突转,指着我喝道,“好你个纪明,我好心帮你,你却行,那你等着吧。不就是撞个人吗?又没有酒驾,没有违规驾驶,该怎么赔就怎么赔。但你……”

 

 

“滚!再废话连你一起打。”

 

 

我其实也怕,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该面对的终究逃不过。

 

 

我一个人坐在长排椅上,不停的抽烟,心里的火发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去捶打墙壁,两个拳骨磕的血肉一片。

 

 

转眼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叶媚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我内心惶恐不安,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喂。”

 

 

声色沙哑,有气无力,晚上没吃饭早已饥肠辘辘。

 

 

“亲爱的,你干什么了啊?一直不接我电话。说,是不是跟别的小姑娘约会了?哼,真是的,才一天就把人家给忘了。你个没良心的。”

 

 

她那边应该是忙完了,工作时间是端庄高贵的酒店经理,班后才是这副小女人作态。

 

 

“哎。”

 

 

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把这边的事大体描述了一通。

 

 

“啊?你别急,我现在就过去。”

 

 

叶媚不过跟我有一夜之欢而已。说实话,没任何感情。

 

 

一般人遇到这种麻烦躲还来不及,但她却毫无顾忌,没过二十分钟便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了。

 

 

见面后,她二话没说,先给了我一个踏实的拥抱,“别怕,先救人要紧。我跟这边院长熟悉,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阿姨的伤会全力抢救的。”

 

 

会诊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老妈的情况比想象中要好很多,不需要开颅,还是以保守治疗为主。

 

 

她浑身插着各种检测仪器,脑袋上缠着几层纱布,麻药打的很足,推进ICU的时候还没苏醒。

 

 

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听大夫的意思,只要挺过这几天就能医好,能否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很难说,但最起码能保证生活自理。

 

 

忙完这些已经是近十点,我这才酝酿了下情绪给老爸打了电话。

 

 

他正在值夜班巡逻,听到老妈出事后当即便慌了,我明显能感觉到他情绪不稳,着急补充道,“没事,没事,几天就能出院,放心吧。”

 

 

老爸想翘班过来,被我拦下了,“明早你下了班来吧,正好替我,今晚我先顶着。没事的,放心吧。”

 

 

挂断电话后,我来到走廊外吸着烟,叶媚在一旁轻搂住我的肩头,什么都没说,只是靠在我身上,给予了我踏实和温暖。

 

 

很快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本以为是老爸,却不想

 

 

“请问是纪明吗?这里是街道派出所,有人报案,说你打人,请你过来一下。”

 

 

这算是传唤吗?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接到派出所的电话。

 

 

我料到瞿冉可能会闹幺蛾子,但没想到她真敢这么做。

 

 

我在电话里嚷了一番,想大体解释下事情经过,但话还没说完便被民警强行打断,让我立马过去,否则事就大了。

 

 

挂断后我心里窝火,本不想去,老妈情况不明,我怎么能离开呢?

 

 

但叶媚明事理,劝了我一番,没办法,我只得在医院高价请了护工照看老妈才跟她去了派出所。

 

 

赶到的时候瞿冉和一个穿西装、戴金丝眼镜、提公文包的年轻人在派出所门厅下等候,看到我时,瞿冉得意的露出一抹笑,“快进去吧,有你好果子吃。”

 

 

随后她冲一旁的年轻人说道,“郭律师,该交代的都交代好了吗?”

 

 

“放心吧。”

 

 

那个郭律师露出了玩味的笑意,看我就像在看案板上待宰的食物。

 

 

看这阵势,她已经找关系了,而且还找了律师压阵,这是摆明了要把我往死里整。

 

 

说实话,像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是无力在这种地方叫嚣的,更何况我确实是动手打了人,现在是法治社会,打人可大可小,如果对方揪着不放,一拳下去很可能就会引发大事。

 

 

“呦,这是上哪整了个姐姐啊?看这样子,小四十了吧?”

 

 

瞿冉上下扫视着叶媚,说话的时候故意挺着胸脯,但论气场,她在叶媚面前就是个雏儿。

 

 

“小妹妹,你气血中虚,有日子没来好事了吧?怕是噩运要来临啊。”

 

 

她冷不丁的来这么一句,便拉着我手进了所里。

 

 

瞿冉愣在原地硬是没接上茬,气的直跺脚,指着我们的后背嚷道,“纪明,我看你能得瑟到什么时候。你会给我下跪道歉的。”

果不其然,我做笔录的时候一直被里面的人错误引导,他们对撞人的事只字不提。

 

 

但就算单说打架,我也不是上来就动手的,如果不是瞿国强出言不逊,我怎么可能动手。

 

 

但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在我承认动过手后便将我直接关在了小黑屋。

 

 

手机被收,隔着防爆玻璃门,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嚷道,“好好想想自己的问题,现在严打扫黑,抓的就是你们这些暴力欺压群众的典型。现在受害人已经心脏受到刺激去省城住院了,人家的律师已经向法院提请的诉讼,你就等着吧!”

 

 

叶媚被拦在外面,我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本以为好心解释一下,起码打人的事可以抵消过去,大不了我给瞿国强道个歉,但我妈被撞的事该怎么抡还得怎么抡。

 

 

可没想到……

 

 

刚开始我还能坐住,但没十几分钟我就受不了了,特别是他们将外面的灯关上后,周围漆黑一片,静的连跟针落地都能听到,加上小黑屋的全封闭的,空气稀薄,我本来就有哮喘,“喂,你们凭什么关我。我老妈还在医院呢!放我出去,凭什么他们撞了人,反而得不到惩罚。”

 

 

很快就冲进来一个大汉,冲我嚷道,“撞了人找交警去,这里管不着。这里只管你动手打人的案子,这是两码事。懂吗?”

 

 

嚷完后他竟然隔着玻璃门冲我打开了电棍,黑暗中电光肆意闪烁着,吓得我着急退回里面,不敢乱动,“再吵吵,给你两棒子。”

 

 

我几近崩溃,这明显是他们串通的,压根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我极度后悔,因一时冲动打了人,这下完全处于被动了,而且他们关我也是合情合理,根本找不出破绽。

 

 

委屈的泪水再次涌过,我强咽回去,一想到ICU的老妈我就浑身扎刺,就算蹲大狱我也认了,但必须拉上瞿冉,这个混蛋!

 

 

我在屋里来回转悠,也就抗了一个小时便像霜打的茄子再也没脾气了。

 

 

这种地方真能折磨人的意志,再硬的汉子丢这里面一晚上,肯定也得老实。

 

 

我昏昏沉沉的迷瞪着,靠墙的一排很窄的软包座并不舒服,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熬了不知多久,我竟迷迷瞪瞪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只感觉手指一阵生疼,睁开眸子却发现无名指上戴的那个银质尾戒正在闪闪发着蓝光,紧接着我便感觉体内一直有股热流在流窜,丹田处更是头一次汇聚了气海,我整个人都觉得轻飘飘的,站起身走了几步,发现像是漫步在云端。

 

 

什么情况?

 

 

昏昏沉沉的,本以为自己在做梦,忍不住掐了掐右臂,却发现臂膀上的经络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着,紧接着便是一股股雄浑之气由下而上的不断流转。

 

 

“这个戒指,什么情况啊?不仅拿不下来,而且还会闪光,我身体莫名的出现变化,不会跟它有关系吧?”

 

 

事情还没闹清,而就在这时,我的耳畔竟又传出了一个声音。

 

 

“李所,这事就靠你了。她可是我亲表弟。”

 

 

很熟悉,这不正是叶媚吗?她在哪?这是跟谁说话?我怎么又会听到?

 

 

“小叶啊,你这不是难为我吗?人家可是直接给周所打的电话,他都应口了,你说我一个副所还能左右得了吗?”

 

 

“李所,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你在所里的根基,周所空降过来还不到一年,这里可是你的老根据地,任劳任怨这么多年,你就甘心给他打下手?”

 

 

听得出叶媚正在为我托关系,没想到瞿国强已经找了所长,妈的,真是够毒辣的,撞了人非但不理亏,反而变本加厉的要整我。

 

 

“小叶,你也不用使什么激将法,在我这不好使。干工作这么多年,这点事我再拎不清还怎么混?”

 

 

转口,李所竟发出了一阵阴恶的笑,“不过嘛,你表弟也可以是我表弟,但是想沾亲带故,你也懂的”

 

 

“好,好。李所你开口,只要把我表弟弄出来,三五万都不在话下。”

 

 

“三五万?呵呵,你跟我装呢?约你出来这么多次,哪次你不是今天有事儿、明天不舒服的?实话跟你说,我刚在茶楼打麻将出来,正准备去水云阁泡澡,这事你想解决就抓紧过来,过期不候。”

 

 

“你李达,你别想趁火打劫!”

 

 

“好啊,随便。反正周所说要拿那小子当典型,人家还有律师操作,我们这边再配合配合,起码够判他的。行了,先这样!”

 

 

听到此,我心窝处一阵乱颤,来不及想我是怎么听到这种声音的,但这个李达竟然想趁机对叶媚下手,真是太不要脸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地址:http://www.tdtop.com/zhongguozhizui/15176.html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