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类之最 > 手机访问:m.tdtop.com

抽打娇嫩花缝|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

来源:www.tdtop.com时间:2020-08-05 17:02:26编辑:最记录:手机版

 “好大,好舒服……”

 

夹杂着沉重喘息声的魅言媚语,让老陈心里头噌噌冒火,他早就听说赵媚跟她丈夫在那方面不太和谐,本还以为是传言,但从赵媚今晚的举动来看,显然是真的!

 文学

 

正暗暗兴奋的时候,没想到还有更大的福利到来。

 

赵媚将拖把杆从身前拿开,手指在圆润的顶端轻抚,随后就将拖把杆放进短裙内磨蹭。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那双大长腿轻轻弯曲着,赵媚脸上浮现红润的色彩,表情也越来越妩媚。

 

娇息急促中,猩红性感的小嘴儿再次张开,“好、好过瘾,好棒……”

 

这一幕,害的老陈裤子都快撑破了,他心里特别着急:老板娘,你别拿拖把杆蹭啊,我这有真的,比拖把杆强多了!

 

这边着急上火,那边却将拖把杆拿了出来,然后赵媚就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开始拖地。

 

老陈心里明白,赵媚这是猜到他快上来了所以才停下,怕被他给看到。

 

可老陈还没看够呢,他还想看到赵媚像刚才那样子,实在太诱惑人了。

 

花花心思泛起,老陈很快有了主意。

 

他悄悄下楼,不多会儿就拎着个小孩子玩的蹦跳杆上来了,直接来到赵媚身前。

 

“老板娘,我记得你说过你打球是为了保持好身材,所以我建议你用这个,这是下午顾客带孩子过来落在咱们店里的,电视上健身专家说了,蹦跳杆对保持身材特别有效……”

 

随后老陈一通胡诌八扯,倒也扯的头头是道,赵媚决定听他话试一试。

 

接过蹦跳杆,赵媚踩了上去,按照老陈在旁的指点,将蹦跳杆紧紧夹在双腿中间。

 

随后赵媚就在场馆内蹦了起来,倒也挺轻松,而且还不累。

 

可随着蹦跳的继续,她渐渐感觉到了被紧夹住的杆身在她那儿蹭来蹭去的,蹭的她好羞人。

 

虽然确实挺舒服的,蹭的她有种想要叫出来的冲动,可是、可是老陈还在这呢,真要是当着老陈的面发出那种羞人的声音,那多丢脸!

 

老陈可不知道赵媚心里现在怎么想的,他就关注赵媚身后那一起一落的小短裙了。

 

蹲下身子装作系鞋带,老陈抬头从下往上看,一眼就看到了让他肝颤的旖旎美景。裹在赵媚身上的那条白色小裤,甚至都有些……

 

“不跳了不跳了,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先不跳了。”

 

赵媚受不了那种蹭来蹭去的感觉,实在太过舒服,她都快要忍不住叫出口了。

 

将蹦跳杆还给老陈,赵媚羞红着脸蛋儿转身就要离开。

 

老陈当时就急了,他还没看过瘾呢,他也舍不得让这么迷人的赵媚离开。

 

于是他急中生智,伸手在蹦跳杆上刚刚赵媚夹住的地方抹了把,“哎,这上面怎么湿了啊,是什么东西?”

 

赵媚大羞,怎么湿的,她会不知道吗?

蹦跳杆上其实什么都没有,但这并不妨碍老陈故意撩拨赵媚。

 

老陈将鼻子凑了上去闻闻,“这上面还有种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儿,还挺好闻的……”

 

旁边的赵媚大羞,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急促跳动,好羞人。可是关于老陈的赞美,却又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有点美滋滋的。

 

“哎老板娘,不信你闻闻啊,真的挺好闻的!”

 

老陈故意把蹦跳杆递向赵媚,直把赵媚羞的转身就走。

 

着急忙慌的,赵媚脚步快的跟逃一样。

 

望着赵媚羞急离开时扭来扭去的婀娜身影,老陈馋到眼睛里面直冒火。

 

以前他不知道赵媚有那么大的渴求,他不敢撩,但现在既然知道赵媚的心思,他当然不能放过,于是他也拎起蹦跳杆,赶紧追着下楼。

 

只是步伐有点快,一时没注意竟踩空楼梯,直摔了个头下脚上。

 

赵媚听到身后动静回头看,看到老陈摔的这么惨赶紧回来扶他,“老陈你没事吧?”

 

问题不大,毕竟才四十来岁的年纪,但老陈就是不起来,因为眼下这个头下脚上的角度实在太棒了,赵媚在他身前弯腰询问,他刚好透过低胸小背心看到里面。

 

那白皙又旖旎的壮阔,都快把他魂儿给吸进去了。

 

那么壮观,这要是能够亲亲……

 

心里惦念着这些,老陈动了坏的心思,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就躺在楼梯上直哼哼,表示自己起不来了。

 

赵媚很担心,伸手拽着老陈的胳膊就想把他给拽起来,可她哪拽得动老陈那150多斤。

 

几次尝试都失败了,赵媚想打电话找人来帮忙。

 

老陈连忙阻止,“老板娘,不用喊人,你跨过我身子然后弯下腰,环抱我的背就抱起来了。”

 

赵媚也没多想,赶紧按老陈的吩咐做。

 

下一刻,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长腿就跨过了老陈身子,随后弯下腰身。

 

赵媚鼓鼓的身前离自己越来越近,这让老陈心里特别兴奋,贼兮兮的双眼紧盯着,好过瘾!

 

但他可不满足这些,所以在赵媚用力想要将他给抱起的时候,他非但不配合反而使反劲儿,一下子就把赵媚都拽的不稳了,脚下失去平衡,直接扑向了他。

 

那两蓬傲人的娇媚,瞬间闷在了老陈的脸上……

 

老陈贪婪的闻着,都不舍得把气喘出去,鼻腔中全都是属于赵媚身前的芬芳香味。

 

嘴巴也很是过瘾,哪怕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赵媚身前诱人的温润与饱满。

 

尤其是身下,赵媚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腿正紧紧贴着着他那儿,让他瞬间暴躁到极致。

 

他所感受到的,赵媚同样也感受到了,所以她特别的羞人,赶紧红着脸起身。

 

可是在起身的瞬间无意中看到老陈身下后,她惊住了。

 

裤子都快要撑破了,被撑到紧绷绷的,好、好震撼,如果她和老陈发生关系的话……

 

好羞,羞到赵媚脸色通红通红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这样乱想,太羞人了!

 

赶紧闭上眼睛,赵媚实在不敢看了,她害怕老陈那儿给她带来的狂暴诱惑。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哧啦’一声响起。

 

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老陈的裤子拉链竟然从中间崩开。

 

看到这一幕,赵媚心里好躁动,她甚至都感觉到,有一种压抑不住的火焰从身下瞬间翻腾而起,灼烧的她整个人都好难受,让她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安抚下。

 

她、她好难受,好想要那个……

 

身下欲焰的燃烧,让赵媚那双水眸中都泛起渴望的迷离。

只是赵媚终究忍住了,她可以用拖把杆磨蹭,可以假装那是来自强壮男性的爱抚,却不能真的跟老陈发生些什么,毕竟她是有丈夫的女人,她不可以违背自己的道德观念。

 

强忍着欲望的渴求,赵媚赶紧转身逃离,“我、我去喊人帮你!”

 

望着赵媚羞慌而逃的身影,老陈的旖旎心思更重了,必须创造机会和老板娘好好亲近亲近!

 

心里打定主意,老陈就起身下楼,随即装模作样的表示自己还能坚持下,请赵媚送他回家。

 

赵媚不好意思拒绝,就搀扶着老陈上车,开车送他。

 

路上的时候,老陈偷偷窥视着赵媚高高撑起的身前,心中全是那种花花事儿。

 

不过他表面上却表现的很不好意思,“老板娘,刚才在楼梯上的时候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那里就突然自己撅起来了,我真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要再说了。”

 

赵媚打断了老陈的话,俏脸上羞红绯霞,连摸挂挡杆都像是在摸那个似的,好羞人。

 

老陈喜欢赵媚羞涩的样子,这让他心里对赵媚的占有欲望更加强烈。

 

回到住处后,赵媚搀扶着老陈上楼,费劲力气才把老陈给送回家中。

 

家中没有人,赵媚询问过后才得知,老陈竟然是独自居住,老婆去世了,也没个孩子。

 

正觉得老陈身世可怜的时候,老陈突然提议,“老板娘,要不然你把我送回店里吧!”

 

“最近店里那片不太平,晚上招贼,我在店里听到动静,哪怕动不了好歹也能出声吓唬吓唬小偷。反正在家里也没人照顾我,我还不如去看店呢,你创业也不容易,那么辛苦……”

 

老陈这一套话,直说的赵媚心中生出感动。都这么可怜了,竟然还惦记着她店里的安全,老陈真是个好人。想想老公不在家,老陈也需要人照顾,于是她脑袋一热,“我留下来照顾你!”

 

“哎呀,不行不行,您是老板娘,我就是个打工的,地位不对等。”

 

“没什么不对等的,就这么定了!”

 

赵媚强行架起老陈胳膊,费力的把他给弄到了床上躺着。

 

老陈嘴上受宠若惊的感谢着,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今晚非得想办法跟赵媚弄弄不可!

 

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媚就忙活起来,又是烧水又是做夜宵的,像是个合格的居家小少妇。

 

而老陈的‘伤势’也越来越严重了,直接躺在床上起不来,万事都要赵媚伺候着。

 

赵媚忙活了好一通,身上都香汗淋漓的,衣服也紧贴在身上,好热。

 

“你去冲个澡吧,浴室门后有插销可以关上,我现在起都起不来了,你可以放心的。”

 

赵媚本想拒绝老陈的提议,可老陈都说成这样了,再不去好像真怀疑老陈似的,况且身上汗水的确粘乎乎的好难受,于是就点头应下了。

 

躺在床上,听到浴室内传来水流的声音,老陈蹭地一下子就下床了,蹑手蹑脚的来到浴室外。

 

浴室就是卫生间隔出的小单间,房门插死后里面连个挂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所以赵媚脱下的衣服全都挂在外面,这可方便老陈了,赶紧上前抄起了赵媚的胸杯贴在脸上。

 

很热乎,还带有赵媚娇躯的余温,再闻一口,那种香喷喷的味道简直迷死人了,让老陈感觉到就像是赵媚用身前那两蓬娇媚,在他脸上温柔的挤压着,好舒服。

 

旁边还有赵媚换下的白色三角小裤,老陈赶紧拿到手中翻出紧贴赵媚娇躯的位置。

 

果然还带有赵媚的湿润,凑到鼻前闻了下,我的天,香死了,那可是赵媚那里的味道!

 

吞了口唾沫,老陈迫不及待的将裤子脱下,然后贴了上去。

 

那一瞬间,老陈直幻想到自己已经成功进入了赵媚的性感小身子,好温润,好紧致……

 

但幻想终究是幻想,并不能让他得到满足。

 

于是随后他就搬来凳子轻轻放下,踩在凳子上透过隔间门板上的玻璃,往浴室内望去。

 

结果刚看第一眼,里面的风景就让他激动得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

这个时候,赵媚正在浴室内冲洗着娇媚的身子,她那美好的厚背和翘臀,都落入了老陈的眼底。

 

老陈看到这一切,彻底暴躁了起来,想要冲进浴室去。

 

丝毫不知情的赵媚,此时也是心情荡漾,因为水流不经意冲击到那儿的时候,她竟然再次泛起了那种销魂的欲焰,直让她感觉到就像是有火热的大手在深情的爱抚她,给予她最强烈的刺激。

 

与此同时,赵媚的脑海中也不由得回想起之前老陈那顶开裤链的暴躁存在。

 

于是她忍不住了,喷头更是不由自主的按上去,随即有羞人的声音从她鼻腔中传出……

 

赵媚那具光滑的娇躯背对着自己,老陈自然看不到具体的景象,但是光是看动作也够他暴躁的,身下握着赵媚白色小裤的那只手在剧烈的运动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可惜,赵媚也只是冲了几下,然后就拿开了,而且自始至终都没有回转过身。

 

老陈在外面急躁的跟那什么似的,恨不能冲进去把赵媚顶在墙上。

 

可这事搞不好会让他下半辈子在牢里度过,所以他只能强忍着冲动。

 

不多会儿后赵媚冲洗结束,老陈赶紧把小裤给人放好,搬起凳子走人。

 

当他躺在床上平静完身下的躁动后,赵媚也重新穿好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不过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怕被老陈看见似的还赶紧塞进了沙发上的包里。

 

老陈也没多在这方面想,就关注赵媚那具性感迷人的身子了。

 

刚刚虽然拿赵媚的小裤玩了一会儿,可这根本不解馋,反倒让他更加渴望。

 

于是脑筋一转,老陈就大瞪着眼睛在床上胡乱的伸手,“是谁,老板娘是你吗?”

 

赵媚刚放下包就听到这话,好奇的进屋应声,“是我呀,老陈你怎么了,你摸索什么呢?”

 

“我什么都看不清了,老板娘,老板娘你在哪呢,你是关灯了吗?”

 

这话可是把赵媚给吓坏了,灯亮着么,老陈怎么还说什么也看不清了呢?

 

她赶紧来到近前,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赶紧一把抓住老陈的手,“我在这呢,老陈、老陈你可别吓唬我啊,你到底怎么了?你眼睛没事吧?”

 

握住赵媚小手,老陈长长松了口气,“没事,应该没事,可能血压又低下来了,我以前就有血压低的毛病,低血压的时候眼睛就会发黑,但从来没有维持时间这么长,这次可能是刚才在店里摔那一下子,给摔的血压更低了。”

 

虽然知道原因了,可赵媚还是挺紧张的,“那怎么办呀,怎么才能让你血压升上去?”

 

老陈回道:“刺激,我需要足够的刺激!”

 

赵媚也不知道什么才能刺激到老陈,赶紧询问,老陈则表现的很不好意思,吱吱唔唔不肯说。

 

赵媚都急了,“有什么不好说的呀,你现在都这样了,血压再低下去会死人的吧?!”

 

在赵媚的催促下,老陈这才不好意思的开口,“我已经好些年没跟女人做过那种事了,那方面的事情应该能够刺激到我。”

 

这话传进耳朵里,赵媚当时就羞到不行不行的,“不可以的,我们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情!”

 

老陈心急想一步到位,但赵媚显然不那么容易接受,所以他退而求其次。

 

“老板娘你别误会,我不是那种人,我是说我没碰过女人身子,摸一摸就会受到刺激了……”

 

随后的时间里,老陈就表示只要摸摸应该就会受到很强烈的刺激。

 

起初的时候赵媚还是有些羞赧的抗拒,过不了心理道德那关,可是当老陈表示眼睛更黑了、血压更低了的时候,她急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万一老陈死了怎么办?

 

所以她最终羞羞的应下了下来,在询问过后老陈想摸哪后,羞人的脱起了低胸小背心。

 

而随着低胸小背心的上翻,身前的诱人也渐渐展现出来……

赵媚认为老陈看不见,所以脱衣服的时候没有那么羞,也想着让老陈受多点刺激赶紧恢复。

 

可老陈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随着那件黑色蕾丝花边胸杯脱离赵媚身前的时候,看的更清楚。我的天,看着都过瘾!

 

“老陈,好、好了,你开始吧!”

 

羞红着脸蛋儿,赵媚拿起了老陈的上手,往自己身前凑了上去。

 

真的好羞人,竟然主动让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摸这里,真是羞死了。

 

只是当老陈那双强有力的大手凑上去时,她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好过瘾……

 

近五分钟过去后,赵媚实在受不了了,眼神中都绽放出了火热的意乱情迷。

 

尤其是当她望向老陈那条再度撑起的裤子后,更是觉得身体里火烧火燎的渴望着。

 

她真的坚持不住了,好几次都想发出旖旎又羞人的声音。

 

于是在坚持到极致时,她拿开了老陈的双手,更是在捂住身前后羞急的询问,“你还没好吗?”

 

老陈摇摇头,表示自己依旧什么都看不见,甚至因为眼睛睁的太久太乏,还溢出了眼泪。

 

赵媚原本还怀疑老陈是不是装的,毕竟裤子都撅了,可看到老陈流出的眼泪后,顿时心急到不行,赶紧劝慰,“老陈你别哭,不用害怕,肯定会好的,我再刺激刺激你。”

 

说着,赵媚就又拿住老陈的手,让摸她的身前。

 

老陈当然喜欢摸了,那手感简直是棒极了,但他现在也憋的实在是厉害。

 

于是他就不好意思的提议,让赵媚用小手帮帮他,刺激他达到更高的血压。

 

只是单纯的让老陈摸摸也就罢了,自己还要动手去摸老陈那里,这……

 

可是看到老陈眼角的泪水,再看看老陈那好像也确实挺诱惑人的,于是赵媚最终答应了下来,她劝自己这是做善事,是为了救老陈,跟道德无关。

 

为方便给老陈帮忙,赵媚脱掉鞋子上床,跪在了老陈腿旁,伸手翻开了老陈的底裤。

 

底裤被翻开后,赵媚当时就被震惊了,她很害怕,可是却又带给了她本能的觊觎,让她心里既羞且乱着。

 

最终收敛杂乱的心思,赵媚还是伸出了小手……

 

老陈真是舒服到要忍不住的大叫,多少人觊觎的美女老板娘,竟然在帮他做那个。而且最诱惑的是,赵媚还撅着臀部面对他脑袋的方向,小短裙忽闪忽闪的。

 

关于这点赵媚其实也注意到了不妥,可想着老陈什么也看不见,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是老陈看的见呀,他不光看的见,还看的可清楚了呢!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小脚丫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那么美那么性感,跪着的双腿更是皮肤细腻,甚至连细微的毛孔都看不见,拿眼睛看仿佛都能感觉到光滑和温润。

 

尤其是那忽闪呼扇的小短裙,隐隐约约都能看到里面。

 

这时候老陈也终于明白刚才赵媚往包里藏的什么了,是那条白色小裤。

 

赵媚见小裤湿了不好意思再穿,这会儿却方便了老陈。

 

短裙下没有小裤只有连裆的透明丝袜,仿佛都快要割进去了。

 

这性感的好风景,让老陈都恨不能立刻扑上去!

 

在老陈暴躁冲动的时候,赵媚却为老陈的持久而震惊。要换成丈夫的话,一分钟就结束了,可老陈呢,到现在都十几分钟了,竟然还那么强,她都跪的有些累了,膝盖还酸痛。

 

老陈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把手放在了赵媚的身子下面,手心朝上提前做好准备。

 

随后他劝到赵媚,“老板娘你坐下歇会儿吧,没准我再等会儿就好了。”

 

赵媚也的确是累了,听到老陈的话后,下意识的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结果这一坐,刚好就坐在了老陈手上,而且碰触的位置特别尴尬。

 

在之前的各种刺激下,加上这次最直接的敏感碰触,赵媚被刺激到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陈大受刺激,那只不安分的手使劲抓弄着、摩挲着赵媚的温柔。

 

赵媚身子触电似的直哆嗦,仿佛有闸门泄洪般的感觉到来。

赵媚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老板娘,你怎么了?”

 

手下不安分的摸弄着,老陈瞪着眼睛继续装瞎,还装模作样的询问赵媚。

 

赵媚好难受,在老陈的放肆刺激下甚至有些羞恼,老陈怎么可以对她这样,太过分了。

 

可是听到老陈的话后她才意识过来,老陈应该也不知道摸的什么,毕竟看不见。

 

于是她强忍着那种强烈的刺激,对老陈说道:“没、没什么,你碰我……腿了。”

 

老陈这才连忙展开道歉,然后恋恋不舍的把手给抽出。

 

赵媚赶紧下床,再也不敢待在老陈屋内,连鞋子都顾不得,羞急的去隔壁屋子锁上房门。

 

老陈将黏糊糊的手指放在鼻前闻了下,那香喷喷的味道直让他眼睛都要冒火。

 

这么美丽的老板娘,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今晚必须拿下赵媚才行!

 

所以随后他就悄悄打开窗户摸向了阳台,阳台跟赵媚那个屋子连在一起。

 

这时候,赵媚躲在床上羞羞的捂着脸。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女人被羞人的地方竟然都被老陈给碰了,而且她还亲手动了老陈的那里,这会儿捂着脸都能闻到属于老陈的味道。

 

她很羞人,可是身体里熊熊燃烧的却渴望是止不住,灼烧的她好难受。

 

看了眼关闭的房门,这就是她的私密空间,所以有些隐私的事情……

 

顾不得这是不是老陈家了,身子实在是难受的厉害,赵媚立刻将手探进了短裙内。

 

她很少做这种事情,她知道这很羞人,可她也是个女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丈夫满足不了她,她又不想作出违背道德观念的事情,只能这样在私密空间内做那种羞人的事情。

 

窗外,老陈看着床上赵媚那条高高抬起的美腿,看着那只不安分的小手,眼中要喷出火来。

 

赵媚啊赵媚,你想要你找我啊!

 

心里着急,老陈急到抓耳挠腮的,脸皮都快抓破了。

 

偏偏在这时候,屋内床上的赵媚发出的销魂的呼唤,“老陈,老陈好棒,好舒服……”

 

老陈当时亢奋到不行,竟然在幻想着他在做那种事情,自己还傻壁兮兮的在这抓耳挠腮,真是没出息,这会儿就该冲进去硬干啊,只要捅破那层窗户纸,以后就能随心所欲的玩了!

 

想透这些,老陈赶紧从窗户爬回屋内,出门口来到赵媚的门前,准备强行闯进去,好好伺候伺候赵媚,也让赵媚真正尝尝作为女人的快活!

 

可就在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听到了屋内的通话声,好像赵媚在接电话。

 

细细听,还开着免提,能听到个大概,打过来电话的是个女的,说她已经跟赵媚的丈夫住在一起了,而且怀孕了,让赵媚赶紧跟丈夫离婚,不要死皮赖脸的纠缠……

 

电话被挂断,屋内的赵媚傻眼了,就那么傻傻的坐着。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不行,她苦苦的守着对这份婚姻的忠诚,丈夫却在外面找小三,如今她更是被小三骂黄脸婆,让她滚蛋赶紧挪窝。

 

想想结婚这两年来的生活,她几乎夜夜熬的睡不着觉,图什么,就图如今被小三打电话来骂?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窝火,赵媚气急下床,开门就往老陈屋子里冲。

 

好在老陈早就听到动静不对回来躺下了,所以并没有被发现异样。

 

他刚要开口对赵媚说些什么的时候,赵媚就一把扯掉了身上的低胸小背心,随后更是弯下腰身,狠狠怼在了老陈的脸上,“老陈,要了我,今晚我就是你的女人!”

 

赵媚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下一瞬,老陈就感觉到裤子被一只温润小手给扒拉下去了。

委屈窝火的情绪在赵媚心中熊熊燃烧,促使她相当的主动,更是岔开腿骑坐在老陈身上。

 

那一双温柔的小手,在老陈身上使劲的摸索着,直把老陈摸的火烧火燎的。

 

这么娇滴滴的美人老板娘,今晚就要属于自己了,他怎么可能不亢奋!

 

下一刻他就化被动为主动,一把将赵媚掀翻在床,随即在疯狂亲吻着赵媚身前的同时,双手也迫不及待的摸索向了赵媚的丝袜,着急忙慌的想要脱下来可怎么也脱不掉。

 

暴躁上火的他当时就急眼了,直接抠裆‘哧啦’一下子就给撕开了。

 

“老板娘,你忍着点啊,我这个大,刚开始可能会让你很痛的,但我保证你会很舒服。”

 

老陈是真喜欢赵媚,这种时候也不忘关怀她、提醒她。

 

可就在他抄起赵媚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长腿,准备进行暴躁冲击的时候,赵媚却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那哭的动静当真是如丧考妣,特别的伤心,眼泪更是哗哗的流。

 

这下老陈可尴尬了,搬着赵媚那双丝袜大长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是看到赵媚哭的又那么伤心,他实在是心疼。

 

于是他最终放下了那双大长腿,来到近前轻轻擦拭着赵媚的眼泪。

 

“你别哭了,你哭的我也怪心疼的,像你这么好的女人,我这辈子就是烧高香都求不来的。他找小三是他不长眼,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懂你的好……”

 

正劝着呢,赵媚就起身扑进了老陈怀里,抱着他继续嚎啕大哭。

 

老陈也不知该劝些什么了,只能是轻轻拍打着赵媚的后背,让她纵情的宣泄着委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地址:https://www.tdtop.com/archives/42305.html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