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类之最 > 手机访问:m.tdtop.com

黑人与白人做爰 magnet|正在播放巨大黑人系列

来源:www.tdtop.com时间:2020-08-01 15:46:31编辑:最记录:手机版

 老夏都单身三十年了,打小儿他就比别的小伙伴儿有优势,五岁的时候在村口儿小河撒尿,他一人能迎风滋七八米远,村里人都喊他夏小驴,说他是个驴货,村里的寡妇见了他都吞口水。

 文学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哼着小曲儿,加了两铲子煤,老夏美滋滋地准备继续看两眼澡堂子,他把煤铲往地上一丢,偷偷趴在了窗口上。

“老夏,你在干什么?”眼睛还没看到白花花的嫩-肤,忽然一道冷峻严厉的呵斥声在他身后响起,吓得老夏一哆嗦,刚有些硬度的擎天柱瞬间被吓蔫儿了,他额头冷汗直冒,战战兢兢地转身看去。

只见一道靓丽窈窕婀娜多姿的身影正站在门口,精致面容,冷艳的双眸,寒若冰霜似地盯着老夏。

“林,林主任...”老夏慌了,连忙从锅炉台上跳了下来。

这女人是后勤管理处主任林熙,可是学校有名的母老虎,听说家里男人是市里的领导,很有权势,学校的学生不听话,被她逮到的,基本上没好果子吃。

老夏自然也是很怕她,毕竟她是老夏的直属领导。

林熙这老娘们儿,虽说都三十几了,高高耸立的大瓜挂在胸前呼之欲出,虽说眼角多了几条鱼尾纹,但这身段儿比那些学校干瘪瘪没发育的少女饱满多了。

林熙黛眉微皱,她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一声,用手指戳着老夏的鼻子:“你怎么能干出这样龌鹾的事?偷看女学生洗澡。”

“我,我没有......”

老夏浑身直哆嗦,哀求道:“林主任,我没有,真没有,刚才在加煤。”

“加煤,加煤用得着站在锅炉台上?”林熙很是鄙夷,鼻孔哼了一下,一把将老夏拉开,站在了锅炉台上。

“不要!”老夏连忙伸手去阻拦,这要是让林熙发现自己的小秘密,自己这宿管怕是做不成了,他老夏一世英名也就毁于一旦。

手伸的快了些,一下揽住了林熙的水蛇腰,在那腰肢上一抱,老夏宽厚的大手瞬间将这盈盈一握的腰肢抓牢:“林主任,这上面危险,别上去!”

林熙有点急了,脸颊绯红,回过头恶狠狠地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说着就要伸手推开老夏。

谁料,她这一推,脚下的高跟鞋没踩稳,嘎吱一声鞋跟断了,林熙饱满的娇嫩身躯一个趔趄,竟朝着后面倒去。

“啊!”她娇喝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贴向老夏宽厚的胸脯,一双青葱白玉似的手臂,也下意识地揽住了老夏的脖颈。

老夏呆住了。

怀中的美人儿,脸颊羞红的跟桃子似的,身躯温热,在胸前扭来扭去,手里捏着的小腰盈盈一握,比大姑娘的腰肢还细嫩,要不是林熙羞愤地瞪着自己,他都忘了松开手。

“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居然敢非礼我!”林熙大喝。

“啊,啊?”老夏慌了,忙松开手,但他松的太快,林熙一个狗啃食,羊脂白玉般嫩滑的手掌,下意识地抓在了老夏那一柱擎天之上。

“喔~”

老夏呻吟一声,身子一弓,都不敢说话,看身下的林熙,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捏住了老夏的命门,站稳之后,慢慢地直起身来,方才松开了手,这时候她看了看自己手握着的地方,俏脸霎时间变成了猪肝色。

“你,你这个流氓,偷看女学生洗澡,还敢非礼我,你完了,你完了!”林熙似是疯了一般,伸出手来对着老夏就是一顿乱抓,抓的老夏精钢浇筑般的肌肉紧紧绷起,他憋着一股气,大气都不敢出。

等她发泄够了之后,会怎么做?天知道,反正老夏是不知道,只能静静地等她发泄之后冷静下来,这事还得解决。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抓挠的速度慢了下来,想必她是累了,也安静了许多,不过,依旧是没有给老夏好脸色。

老夏想趁着这个机会解释:“林,林主任,对不起,刚刚......”

“不用说了,你偷看学生洗澡的事,我会上报。你欺负我的事,这事没完。”林熙狠狠地撂下一句话,欲出门。

老夏大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轻则失业,重则不可想象,连忙上前越过她用身体挡在前面,不让她离开。

差一点,林熙就撞到他身上,美眸一瞪,怒视着老夏:“让开。”

老夏没有让,大有不让解释就不让开的架势,她上前,老夏就后退,直到靠在门上,没法后退。

“让开。”林熙很不耐烦冷声地吼道。

吓得老夏一哆嗦,心又有一些不甘,强制撑着不让,害怕得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林,林主任,你听,你听我解释。真是一个误会,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哼,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是什么样的?被我抓住了,还不承认,你还是一个男人吗?”林熙似乎更加生气,语气更加冰冷。

她最看不起这样的男人,敢做不敢当。也瞧不起老夏,难怪,这么多年依旧是一个宿管。

顿时,老夏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眼巴巴地看着林熙,看来是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不知道,会等来什么样的结果?

“滚开。”林熙凶巴巴地吼道。

老夏只能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看着林熙离开。

他情绪低迷一P股坐在锅台旁边的凳子上,抽着几块钱的烟,很是怅然,不知前方的路怎么走?

在老夏沉默之中,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很快就到下班的时间,老夏无精打采去食堂吃饭。

连食堂大妈叫他,他都没有反应,就像丢了魂一样。

一个下午,都没有接到学校的通知,也不知道林熙是不是通知了学校的领导他整个下午都在担惊受怕之中度过。

他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刚从一家烧烤摊出来,就看到林熙朝着一家酒店走去。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喝酒喝多看花眼了,于是,使劲地揉揉眼睛,转到另一个拐角,刚好能看见她的侧面,还真的是林熙。

就是这个女人常常仗着自己是领导欺负他,有时候当着很多同事的面欺负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老夏恨她,甚至在暗地里默默骂她,看着她走进那家酒店,老夏起了一丝报复心。

他悄悄跟了上去,知道林熙在哪个房间之后,老夏在走廊的一头抽着一支烟,用来缓减紧张的神情,他没有第一时间钻进房间,就是还有一丝犹豫,不能让林熙一眼就看出是他,他要等,等林熙睡了之后在进去。

大约四五十分的样子,他才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在上面,似乎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看来林熙是睡着了。

老夏正在想办法怎么进去,却不小心头稍微用力了一些,门开了一点,才知道这门是虚掩着的。

老夏大惊,难道林熙知道他在后面跟着?他转身想跑,但是又觉得有些不对,停住了脚步。

他再次到门口,大胆地朝着虚掩的门往里面看,只见她侧着身子背对着门口。

衣服的后面是v字型,有部分露出来的,老夏的位置刚好能看到,那细嫩的肌肤胜雪,s型曲线,翘翘的p股,细长的腿,让喝了酒的老夏有些难受,口干舌燥。

在那一丝报复心滋养下,老夏决定豁出去了,怒气上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他扯了扯领口处的扣子,吞了吞口水,在酒精刺激下,大胆地朝着里面走去,顺带把门轻轻关上。

蹑手蹑脚来到床前,躺在她的身后,似乎她睡着了,没有发现一样。

老夏见此情形,越发大胆,伸手从后面搂住林熙,她没有反抗没有动静,任由他抱着,使得他更加大胆。

他将身体更进一步靠着她,吻着她的青丝,手更是伸进她的裙子里,准备抚慰一下这个凶恶的女人。

老夏的手摸进去,林熙全身轻微颤抖,也没有反抗他的这一动作。

他心里一喜,胆子就大了很多,大手隔着罩罩揉捏着,上面带来的柔软又不失弹性,使得他更加的兴奋,更加的渴望。

这一美妙的手感,从前女友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享受过,算得上回味无穷。

虽然老夏在她的身后,也勉强见到她面色潮红,身上的温度再次上升。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她的身体紧绷着,还扭动了几下,翘翘的p股更是与老夏身下亲密接触,停顿数秒以后,她微微伸直,保持了一点距离。

林熙在老夏怀里扭捏的动作越来越频繁,呼吸更加急促混乱,老夏跟前女友有过这方面的行为,当下明白她是动情了。

他又何尝不是,那里早就支撑起帐篷,于是,他主动将自己贴了上去,享受着她身体扭动带来的快感。

老夏凑近她的耳朵,一口口热气喷上去,轻轻咬住她的耳廓。

林熙忍不住发出了粗重的鼻息,一股绯红从脸颊直蔓延到耳根,身体更是一颤。

她的声音就像是魔音袅袅,萦绕在老夏的心里,刺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让他越来越兴奋无法自拔。

他的大手缓缓向下抚去,感觉不过瘾,便把裙子撩起来,她的双腿更是紧紧靠着,互相磨蹭着。

老夏想把手伸进那块田地里,每当靠近,她就扭动,双腿更紧,老夏的手只能在她嫩腿上来回抚慰。

只是当靠近内侧的时候,上面黏黏的,那里已经沦陷,变得泥泞不堪。

老夏知道差不多了,伸手粗鲁地撕扯她那碍事的裙子。

她没有阻挡,反而配合着老夏的行为,让老夏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两眼放绿光。

她平躺着,用枕巾挡住娇羞欲滴的脸庞,身上也泛起了红,一片春色尽收老夏眼底,那股火热的劲儿持续上升。

老夏看得有些痴呆,不曾想平日高冷凶恶的女人,此刻变得跟普通人一模一样,也有那方面的需求。

她这是害怕被曾经欺负的老夏看见?尽然用枕巾遮面,又或者说是情趣也不为过,老夏是这样想的,但是,此刻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老夏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上了她,征服她在胯下。

他想趁势而上,一举拿下貌美的母老虎,但是,他的手被推开。

刚开始,老夏以为这是她想故作女人所特有的矜持,但是,接连几次都被她推开,不让老夏进行下一步,这不由得让老夏有些恼怒。

这都什么时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有不让的道理?恼怒归恼怒,老夏还是要再次争取,实在不行,那只能霸王硬上弓。

“死鬼,那么猴急干嘛?放心,今晚我可以不回去,就住这里。他有事出差了,今天回不来。来点前奏...”林熙娇羞地说着,那滑嫩的小手轻轻推老夏的胸口。

老夏有些吃惊,这平日里冷傲,凶狠,高高在上的领导,竟然在外面私会情人。

在老夏愣神之际,林熙把老夏拉紧靠着她,小手很有经验在老夏身上游走:“情哥哥,你这身体壮了不少啊,好喜欢哦。”

她的小手就像是灵蛇一样,游走在老夏周身,使得老夏本来占据主动位置,现在反而被动了。

听她的话,意思很明白,她经常偷情,给她老公头顶绿油油的青青大草原,看来跟她口中的情哥哥不止一次两次干这样的事了。

不由得心中鄙视,开始对她嗤之以鼻。当然,更有了玩弄她的心思...

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强壮结实,浓烈的男性气息,让身下的女人不停娇喘扭捏。

林熙的小手滑落在老夏皮带上,缓慢地松了,那只小手如灵蛇一般窜了进去,直奔老夏的下身...

当林熙握着的那一瞬间,她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她掀开枕头,都来不及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卷缩着娇躯,迫不及待那性感诱人的唇瓣贴了上去。

老夏强忍着那种舒适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害怕被她发现。

林熙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能感受到她很喜欢。

她的头不停地摇晃,老夏看着天花板,享受林熙带给他的快乐。

强壮的身体更加坚挺,如一座大山矗立在那里,浓浓的男人气息,让身下的女人更加卖力。

不得不说,这母老虎的活儿很好,那张小嘴,包括里面xing感妖娆的舌头很是灵活,啧啧,真是极-品。

粗重的喘气,加上她的扭捏,还有那独有的指法,让老夏那里更加的火热。

她似乎并不满足于此,抓着老夏的手伸进裙底,被她双腿紧紧挤压着,特有的东西湿润了老夏的手。

老夏的理智是让他抽开手,然而他本能的反应不但不抽开,反而更深入,引发林熙娇喘。

那声音似嗲似嗔,像是有魔性一般,刺着老夏的神经。

林熙似乎也是很享受,眯着眼,没有发现这个男人不是她的情哥哥,而是她最讨厌,今天臭骂一顿的人。

“唔...”

娇喘之声回荡在房间里...

忽然,她双手环扣着老夏的脖子,嘟着嘴让老夏亲,脸上的笑容显得很是开心,那两团大大的木瓜颤抖晃动着。

两片唇瓣有些厚,涂抹得红红的,之前老夏在一本书上看过,说女人唇厚的人,性很饥渴。

看着身下发着浪的女人,还真是这么回事,这女人平时在学校就是高高在上,对着老夏吆五喝六的,现在...

老夏真想用手机拍下这一幕,记录下来,就在这时,林熙主动吻住老夏的唇。

她的唇火辣,热烈,并没有吻一下就收,而是疯狂下去。

老夏的嘴里仿佛有一条灵蛇一般,搅动着他,勾搭着他,两人疯狂吻着,吻得翻天覆地,天昏地暗。

在床上两人不停地翻滚,老夏已经忘了这个是他害怕的女人,双手去解开她的裙子扔在地板上。

吻她的娇躯,林熙的娇喘不绝于耳,身体不停地扭动,双腿更是摩擦来摩擦去。

她的手抚摸老夏头上,老夏贪婪地享受这一切。

两人都像是被火烧烤一般,热得不行。

“情哥哥,我好想...”林熙娇羞地说着。

老夏一听这话,更是刺得不行,想进行最后一步,他也憋着难受。

然而,林熙却睁开双眸,脸上的表情立马僵硬住,老夏与她四目相对。

“啊...”

尖叫之声响起,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压着她的老夏。

老夏愣神之后,也恢复过来,他也有些紧张,毕竟这事...

他之前是仗着她闭着眼,才会那么大胆,现在...

“你,你...”林熙气得不行,用手指着老夏,说话都说不完整,结结巴巴的。

另一只手已经拉过被子遮盖住身体,收回指着老夏的那只手,头埋在被子上,竟然呜咽了起来。

老夏有些懵,愣愣看着,过了一会,她抬起头,冷着脸看着老夏,用枕头狠狠砸在老夏的胸口,挤出一个字:“滚。”

这女人翻脸果然比翻书厉害,前一刻主动得,恨不得要老夏立马上了她,这会儿,就像要杀了他一般。

见她这样,老夏心里也不爽,这女人就是欠上。

“凶什么凶?刚刚在我身下怎么不凶?还发着浪,情哥哥,我好想...”老夏后面学着她的声音说。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林熙发飙了,对着老夏就抓挠。

老夏那浇筑铁筒般的身体再次多了几道爪印,还有鲜红的血液印了出来,这女人的指甲没剪,很是锋利。

这一次,老夏没有再依着她,一把推开她,怒道:“你这疯女人,放开。”

林熙被他推开一点,又要上前来抓老夏的脸,她的双眸里充满了愤怒,恨不得把老夏碎尸万段。

“你疯了吗?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了。”老夏一边阻挡她锋利的指甲,一边说道。

这女人发起疯来真是可怕,抓着她的手,把她推倒在床上,坐着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老夏喘着粗气,看着身下的女人,所有的春光一览无余,这三十多岁的女人,还保养得如此细皮嫩肉,啧啧...

下身再次强硬起来,头脑发热,想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了这娘们,让她嘚瑟。

老夏嘴角咧开,微翘着勾勒出一副坏坏的笑容,一直盯着林熙看,把林熙看得直打哆嗦。

“你,你要干什么?”她害怕地问道,可惜,老夏根本不回她。

她没了之前那种凶狠,看着骑在她身上的男人,似乎他变了,不再像学校那般怕她,她有些搞不懂面前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老夏,我可警告你,要是敢对我做出半分过分的事,我就让你后悔,你别忘了,我是你的领导。”直到这时候,林熙还不忘摆出领导的架子欺负老夏。

但是,老夏不为所动,看着身下这个女人,他突然把头低下去,与林熙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他吐的热气都能喷在林熙的脸上,林熙挣扎一下,可惜根本都是徒劳的。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很想要呢?那里可还是黏黏的,你不是很喜欢我这身体吗?可以告诉你,那里更厉害。嘿嘿...”老夏毫不客气地回击,把林熙说得面色潮红,羞愧得不敢直视老夏的眼睛。

一时间,林熙不知道在说什么,她有一种无力感,想到之前不知道是老夏的时候,她对这身体很着迷。

“你不是要跟我没完吗?想到怎么整我了吗?如果还没想到,那就可惜了,我要让你先付出一点代价。”老夏后面的字咬得很重,一字一字吐出来。

林熙听着老夏的话,打了一个冷颤,见他那表情不像是说谎,她有些害怕,身体有些颤抖。

“有话好好说,我,我没有想整...唔...”

老夏没等她说完,直接用大嘴堵住她富有弹性湿润的小嘴,强壮的身体压了下去,他这是要霸王硬上弓的举动。

林熙睁着大大的双眸,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被老夏强吻了。

她努力地挣扎着,想挣脱老夏的控制,奈何老夏身强体壮力大,不是她这具小身板能挣脱的。

老夏一旦耍起流氓来,仿佛把这些年单身孤寂都给发泄出来,坚硬的地方紧紧地顶着林熙。

可以说,现在的林熙被老夏给占尽便宜,脸上早就多了一份潮红和羞愤。

她想叫,无奈被老夏的嘴给堵着,想挣扎,却被老夏给死死地压着,哪里还能动弹。

唯有鼻孔能呼出粗重的气,小心脏就像小鹿一样在里面砰砰乱撞。

林熙的眼神很是锋利无比,一直瞪着老夏,瞳孔里的怒气滔天,如果眼神能杀人,老夏已经被杀了无数次。

她依旧没有放弃挣扎,也能感受到她越是挣扎,老夏越是兴奋,被他死死地压着,顶着。

如果有机会林熙绝不会手软,让老夏变成最后一位太监。

老夏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的笑容,继续啃着那张诱人的唇,双眸更是通红,就像是要把林熙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随着老夏肆无忌惮地侵略着林熙的身体,之前还未全退的余温再次火热起来,灼烧着两人的身体。

林熙无法大动作的挣扎,但是腿还是能小范围的摩擦,她主要是想挣脱老夏那里顶着的位置,顶得她很不舒服。

时不时的还伴随着一声娇喘,这不是林熙故意的,而是不觉之中发出的呻吟。

老夏终于把嘴从那诱人的唇瓣上挪开,林熙刚松一口气,以为老夏要放过她了。

而下一秒,老夏的行为,让林熙再次陷入绝望之中。

只见老夏在啃她的脸蛋,一口口热气喷在林熙的脸上,缓慢地移向她的耳朵根。

耳朵红红的,烫烫的,特别是老夏的热气喷在上面,让她还痒痒的...

仿佛全身骨头都酥软了,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老夏,求你放了我,好吗?"林熙就算是再怎么强势,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人。

之前她的强势,才惹得老夏这么对待她,她现在想着以退为进,先稳住老夏,不然,等会恐怕真的会失、身给他。

然而,老夏并没有上当,也没有回应她,这让她更加的紧张起来。

他疯狂地侵略着,吻着,其中一只大手松开了林熙的手,把她肩带给往下拉扯,里面露出一片雪白。

老夏的舌头在嘴唇上搅动一圈,双眼放着精光,这少、妇就是不一样,他迫不及待大手抓向高耸凸起的大木瓜,在手里把玩着,那手感爽得让老夏停不下来。

一只手根本就握不完,不仅大,还相当的富有弹性。

紧随着,他整个头都埋了进来,啃在上面,特别是在那个特殊的红豆上,老夏一点都没有放过。

"唔..."林熙此时身上也是极其的难受,她也只是一个凡人,一个普通的女人,被老夏这么进攻,她也受不了。

本来她还想开口说话的,只是被老夏这么一搞,她都忘了。

她已经在尽力反抗了,只不过在强壮的老夏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老夏一边啃着木瓜,另一边那只手不老实地悄然滑下钻进裙底,她娇躯轻微一颤,有些扭捏,那里早已泥泞一片。

林熙微闭着迷离的双眸,脸颊上更多了一份享受,甚至还有一点点迎合。

老夏没有停止的意思,似乎是真的要把林熙给就地正法,他贪婪地继续进攻。

林熙身上的衣物一点点地被老夏给扒下来,扔在地上。

此时的林熙被老夏摆了一个大字型,什么都能清晰可见,他嘴角露出邪邪的一笑,那里早就高高昂起,迫不及待,抓起林熙的一条腿,扑了上去。

就在要进入的时候,门铃声响起...

"靠"

老夏愤怒地扭头看向门口,谁这么不长眼睛,这个时候来打扰。

林熙睁开迷离的双眸,也听见了门铃声,停顿几秒,她脸上勾勒出一丝微笑,随后又有一些慌张,她掩饰得很好,也没有被老夏看到。

老夏没有过去开门的意思,狠狠盯了几眼,希望外面那个家伙识趣走开。

果然,响过几次,没见房间里人回答,又恢复了平静。

老夏看着身下的女人,吞了吞口水,再次要进去,这一次,清醒过来的林熙有些躲闪。

她也收回了腿,双腿紧紧靠在一起,还想拉过被子遮挡着。

老夏面色一沉,粗鲁一把抓过被子扔在床下。

林熙更加的紧张和害怕,她很想叫,但是,又怕门外的人听见,隐隐约约之间,她觉得门外的人是她情人来了。

如果让他知道,两人肯定会就此结束,说不定还会...

想到这里,林熙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老夏双手搭在她的双腿之上,林熙紧张害怕有些颤抖,被老夏给分开,还被他拖拽靠近,双腿在老夏的腰间。

接下来的事,不言而喻,林熙纵然很不想这样,但是,却又无法摆脱。

就在这时,林熙掉在地上的手机响起,老夏眉头微皱。

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最烦就是被打扰,老夏深吸一口气,只是随意扫视一眼手机,准备继续进行下一步。

然而,门外的门铃再次响起,还是连续响,大有不开门,就一直按门铃的架势。

老夏今晚好不容易豁出去,要就地正法他的领导,却被接二连三的打扰,让他很是愤怒。

林熙抬起头来,看到手机上的备注,她的脸色变了,更加的肯定门外之人就是她的情人。

老夏松开林熙,准备对着门外吼,被林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小手给堵住。

在他愣神之际,林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声对着老夏说道:“老夏,别出声,是他来了。”

老夏疑惑地看着林熙,随后,他也反应过来,之前林熙就是把他误以为是她的情人。

他冷哼道:"是你老相好吧!"

林熙没有反驳,那个敲门的人正是她情人,她咬着下唇点点头。

老夏看着她光溜溜的身子,这么性感的身子摆在面前,那乌黑泥泞的沼泽,近在眼前,那么诱人,却不能进去,心有不甘。

他喉咙滚动了好几次,容不得他多想,不但是按门铃的声音,更是有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亲爱的,在吗?快开门..."

林熙下意识一惊慌,身体一动,不自觉朝着老夏靠近,当那里触碰到老夏坚硬处时,林熙身体一颤,反应过来,往后挣扎,躲过那隐蔽处,不过,大腿根部却是被老夏那里顶着,磨蹭着。

“啊...”林熙情不自禁一声娇喘,连忙用手捂着小嘴。

被老夏搂住的林熙,就没他这么淡定,脸上变化不定,林熙以这种不雅观的姿势被老夏搂抱着,早已羞涩一片。

门外的声音依旧响起,老夏重重地呼吸几口,他没有松手的意思。

“老夏,我求你了,放了我好吗?求你了,放过我这次好吗?”林熙苦苦的哀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老夏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怎么会这么容易放手呢?

门外的声音更加急促,显得很是着急的样子,电话停了又响,还有撞门的声音。

林熙更加的害怕了,她咬着嘴唇似乎在下决心一样:“老夏,这次你放过我,之前的事,咱们一笔勾销。”

见老夏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又说道:“好,你不就是想上我吗?可以,但是,不是今天,过几天我会给你。”

她说的一本正经,不像是在说谎。

老夏的嘴角微微上扬,本来被门外的人打扰,他已经无法再对林熙下手,没想到林熙会这么说,这倒是符合他的想法。

他把林熙搂近一点,在她的耳边悄悄说道:“好,你可要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老夏把她放下来,然后在她p股上拍一巴掌,这才意犹未尽地穿上衣服,藏了起来。

林熙看着老夏藏在窗外的位置,有些走神,也有些后悔,刚刚嘴太快。

当她稳住心神之后,心想反正也不是自己男人,女人说话从来不是算数的,她打定主意赖账。

她穿上衣服装出一副慵懒疲惫很困的样子,才慢悠悠去开门。

从门外进来一位五大三粗的男人,看这体格有些接近老夏,难怪林熙之前把老夏误认为是他的老相好。

男人走进房间就东张西望,到处寻找蛛丝马迹。

林熙既紧张害怕,又不得不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娇斥道:“喂!范茂,你找什么?”

范茂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还在寻找,他走到窗边,可把林熙吓了一跳。

她连忙上去拉住范茂的手,怒道:“你要干什么?”

范茂没有回答...

女人的力气始终还是没有男人的力气大,范茂把窗帘拉开。

林熙的心跳加速一倍不止,甚至闭上了眼睛,她是真的不敢看,心里念叨着,完了完了。

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才缓慢的睁开眼睛,并没有看到老夏的身影。

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真是要被吓死了。

“亲爱的,你很热吗?怎么有这么多汗水?”

“哼!懒得理你。”林熙有些心虚,不愿意再看他,转身朝着床走去。

范茂咬咬牙,又扫视一眼窗边,他总觉得今晚有一点问题,他不着痕迹的走到卫生间,悄悄的打开,装作上卫生间的样子。

在里面又寻找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发现其他男人的身影。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林熙拎着她的包包朝着外面走去,只有这样老夏才有可能离开。

范茂看到她出去,立马冲了出去拦住林熙,他今晚过来就是要干这女情人的,还没得手,怎么会让她就这样走?

“让开。”林熙冷着脸说道。

她今晚的心情有些不好,范茂这个时候拦住,刚好成她发泄对象。

两人对峙了一会儿,范茂还是让开了,林熙这个女人比较强势。

本来范茂是想质问林熙的,可林熙的气场把他压了下去。

他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朝着房间看了一眼,这才追上林熙跟在她的后面。

老夏躲在空调架上,直到他们都离开之后,他才下来回到房间。

林熙他们之间的对话老夏是听见的,知道林熙离开对两人都好。

次日...

响起敲门声,也不知道是谁要找老夏,等他开门看见那个婀娜多姿的女人时,他有些愣神。

让他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因为这个女人是林熙...

老夏没有让她进屋,淡淡地说:“林大主任,有事吗?”

“我们之间的事还没完。”林熙恶狠狠地说道。

她那句话威胁性很强,也有些意味深长,她这是要在学校报复老夏?

这女人真是够计较的,老夏都想着算了,昨晚上占她便宜,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害怕,暗自庆幸还好没有上了她。

老夏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与林熙那个母老虎之间的恩怨恐怕会越来越深了。

也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何等暴风雨...

“跟我走。”她凶巴巴地说道。

老夏心里一禀,知道林熙找麻烦来了,要整他。

原来是叫他去修水管,破裂处喷洒出很多水,这事本来就不归老夏管,只是那个维修工请假几天还没回来。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接头处突然松了,喷洒在林熙的身上,把她那一身白色长裙淋湿紧紧贴着身体,特别是那高耸的部位,更加凸显出来。

从老夏那位置看过去前凸、后翘的,这女人的身材真是不赖,纤细的腰一点都不输于那些练舞蹈的大姑娘们,那对大木瓜,是那些姑娘们比不了的,她身上成熟的女人味,更是她们无法比的。

他的偷瞄,林熙没有发现,依旧用手拍打着身上的水。

如果不是这女人经常找老夏的麻烦,老夏还是乐意跟她交朋友。

“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赶紧修啊!”林熙扭头对老夏没好气地说道。

她本来心里就有一点气,见老夏在那里偷笑,心里更加的不爽。

老夏朝着四周打量一眼,见没有人,胆子有些大,直勾勾盯着林熙凸起部分看,一脸坏坏的笑容。

林熙也发现了不对,又想起昨晚上老夏那么对她,更加的不爽,老虎不发威,还真把她当病猫?好欺负?怒道:“你要干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地址:https://www.tdtop.com/archives/41785.html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