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类之最 > 手机访问:m.tdtop.com

男主尺寸太大女主小腹|污污污污的小黄文

来源:www.tdtop.com时间:2020-03-07 11:48:29编辑:最记录:手机版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

 

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

 

“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

 

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

 

他竟然真的….

 

“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

 

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

 

“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

 

 文学

偷情?

 

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

 

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

 

夏念白:“……”

 

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

 

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

 

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

 

呵呵….

 

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

 

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

 

一个暖床的工具?

 

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

 

她和鸡有区别么?

 

没有吧!

 

…….

 

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夏念白一夜没睡,他要结婚了,他的婚礼和她无关。

 

她放不下,所以,浑浑噩噩的,她不知怎么的,开着车去了他们举行婚礼的教堂。

 

萧家和莫家都是桐城的豪门,这一场婚礼不仅仅盛大,还庄严,在准备办婚礼之前,教堂四周就开始种植了一片妖艳的玫瑰花了,玫瑰在这个季节海不能开花,听说,是萧俊轩专门从东南亚一带空运过来的。

 

看着这一切,夏念白痴痴呆呆的笑,他那么用心的去给别的女人举办婚礼,她算什么?

 

“小姐,这里举办婚礼,闲杂人等一律不允许进入。”夏念白在教堂外被保安挡住去路了。

 

“我是来参加婚礼的。”她开口,情绪尽量保持稳定,她真的只是想来看看,这场婚礼和她无关,可至少,让她看看,让她看看她爱着的人,是如何迎娶别人的。

保安开口,“有请帖么?”

“没有!”他怎么会给她发请帖呢。

“不好意思,没有请帖不能进入,麻烦你请回吧!”

萧俊轩不可能给她请帖…..

踌躇了半响,她拿出手机给萧俊轩拨打了电话,电话想了好久都没人接听,毕竟今天他婚礼,他应该很忙。

刚准备挂断电话,电话被接通了。

她愣了一下,直接道,“我能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么?我……”

“不能!”话没说完,直接被那头打断了。

电话被挂断,夏念白愣在原地,一时间觉得自己可笑无比,她在做什么?

自取其辱?

抬眸看了一眼教堂,她转身离开,不声不响的离开,是她现在能做的最正确的选择。

“莫小姐,莫太太!”

身边传来保安的问候声,夏念白下意识的侧目看了过去。

入目的是一身白色婚纱的莫语儿,她见过这个女孩,以前都是在电视上,没想到此时会在这里遇见她。

莫语儿显然也看见了她,微微愣了愣,她走向夏念白,精致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道,“你是要进去么?”

夏念白看着她,有些疑惑,但还是点头。

“和我一起进去吧!”说完,莫语儿直接拉着她朝着教堂里走。

保安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

倒是跟在莫语儿身边的莫母,好奇道,“语儿,你认识她么?”

莫语儿拉着夏念白,点头道,“认识啊,她是俊轩哥的朋友,我见过他们在一起吃饭。”

夏念白心里咯噔了一下,目光再次看向面前的女孩,这女孩年纪和她差不多,长相甜美,单纯而纯粹。

她今天来这里,是对是错?

莫母微微拧眉看了一眼夏念白,微微点了点头,没多说了。

跟着莫语儿进了教堂,莫语儿要补妆,所以让她在教堂里等着婚礼开始。

这场婚礼中,夏念白谁都不认识,萧俊轩的圈子,她从未进去过。

找了个不引入注目的位置,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来这里,她只是想看着他结婚,想看着她娶别人。

像是自虐,但,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教堂化妆间。

莫语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双黑眸幽幽荡开冷意,夏念白,她没去找她,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有趣了!

莫母在教堂里转了一圈,目光淡淡扫过在角落里的夏念白,眉头蹙起了几分。

进了化妆间,刚将化妆间的门关上,便看着梳妆台上的莫语儿道,“语儿,你没事把那个女人带进来做什么,你….”

没等莫母说完,莫语儿笑着打断了她的话,道,“妈,你来帮我看看婚纱,还有没有什么地方要整理一下。”

被她这么一说,莫母的心思也就不放在夏念白身上了。

婚典开始。

教堂里来了不少贵宾,都是桐城里的豪门贵戚,夏念白的存在,纵然她已经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仍然成为一堆珠光宝气贵妇间的异物。

不少人向她投去嫌弃,鄙视的目光,偶尔有人讽刺朝她讽刺一笑。

“砰!”无意打碎一旁的婚典饰品,这一动静,倒是彻底将原本就不时看向她的众人吸引过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着众人的目光,她一边低声道歉,一边蹲下身子要去捡地上的碎片。

耳边传来不少声音。

“这女人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是啊,我也没见过,是萧家的亲戚还是莫家的,怎么那么….寒酸呢?”

“看样子怕不是,我看倒像是个外人,偷偷溜进来的,怕是进来偷东西的…”

议论到这里,这些声音倒是越发小了。

而四周围着夏念白的人,也喧宾夺主的将她当成了小偷或者是一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有人私底下去叫了保安。

夏念白不是不知道这些动静,来这里,她真的只是当初的想看着萧俊轩结婚,她知道,这一生,她只能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

如果自己不能嫁给他,至少让她看着他娶别人的样子,也是好的。

心口一团苦涩将她包围,伸手触碰到地上的碎片,指尖传来一阵刺疼,她本能收回手。

低眸看去,指尖被碎片刺伤,只是瞬间,血珠便一滴一滴的往下坠。

有人领着保安进来,看着蹲在地上的夏念白道,“就是她,不知道怎么偷溜进来的。”

有人出声,“婚礼要开始了,赶紧把闲杂人等清理出去。”

夏念白起身想要辩驳,但自己确实没有邀请函也没有经过萧俊轩的允许就来了。

从地上站起来,她看向一旁的人道,“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是来参加婚礼的,我…..”

“小姐,请出示你的邀请函。”保安开口,面色严肃。

夏念白张了张口,道,“我没有邀请函,是莫小姐带我进来的。”

“是么?既然这样,我们去问问莫小姐。”有人出声道。

不知道是谁,突然开口道了一句,“莫小姐过来了。”

夏念白愣了一下,便抬眸看去,倒是真的看见了莫语儿,她一袭婚纱,面色娇羞含笑。

美丽的人儿,任谁看见了,都心生欢喜。

见到她,刚才为难夏念白几个贵妇含笑上前,对着莫语儿说了一堆祝福的话后,将话题转移到夏念白身上。

道,“莫小姐和这位小姐认识么?”

顺着那贵妇的目光,莫语儿看向夏念白,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顿了顿,倒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念白看着她,她太笨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只要莫语儿一句话,这些贵妇就不会为难她了。

可莫语儿似乎并没有想要和她扯上什么关系,只是扫了一眼夏念白,便淡淡收回目光,一脸懵懂道,“她也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么?”

这话说得委婉,但也表明,她并不认识夏念白。

只是一瞬间,夏念白脸色一白,这女孩…..摆了她一道。

没有邀请函,又不是莫语儿带进来的人,几个保安走到夏念白身边,开口道,“小姐,请你出去!”

比起身边几个贵妇的嫌弃讽刺,这句话算是很礼貌了。

 

夏念白有些不甘心,她还没看着萧俊轩结婚。

 

猛的,她将目光看向莫语儿,出声求她道,“莫小姐,你认识我的,刚才在教堂外面,你明明说认识我的,才带着我进了教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地址:https://www.tdtop.com/archives/15892.html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