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类之最 > 手机访问:m.tdtop.com

我被强奷但很爽经历|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

来源:www.tdtop.com时间:2020-02-27 16:40:40编辑:最记录:手机版

 老陈前几天摔断了腿,被儿子陈杰接到城里养伤,因为工作忙,又给找了个护工。

 

 

护工叫林香,今年27岁,以前没做过这一行,因为最近缺钱,才让熟人给介绍了这么个工作。

 

 

林香长的中等偏上,但皮肤白皙细腻,上围惊人。一双腿又直又长,因为没有经验,竟然穿着短裙丝袜来上班,穿着高跟鞋,走路时腰肢一扭一扭的,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陈半条命。

 

 

老陈早年丧妻,一直生活在乡下,只能靠自己解决需求,委实憋了许多年。

 

 

话说这头,陈杰早早上班去了,林香八点就来家里收拾,她勤快又麻利,打扫完卫生,还做了顿早饭给老陈吃,这会儿正在收拾桌子,微微弯着腰,倾身到老陈面前拿碗碟,胸前的风光映入老陈眼帘,直接让他看呆了。

 

 

老陈看直了眼,胸口一阵火烧火燎,瞬间起了反应。

 

 

老脸红到耳根,老陈弓了下身子,尽量遮住身下,哪知林香一下手滑,汤水正好撒在老陈那里。

 

 

林香急忙两步走过来,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扫那汤渍,不曾想恰好将老陈抓在手里。

 

 

“嗯~”老陈叫出声来,一边觉得羞愧想抽身,一边又实在舒服难耐,想要更多,最后终于渴望战胜了理智。

 

 

老陈伸手,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

 

 

林香早已吓坏了,白净的脸上红晕遍布,下一刻,只觉手心一实。

 

 

她浑身一震,面红如滴血,想把手抽出来,却被老陈死死抓住。

 

 

 文学

“陈……陈叔,您放开我……”林香又怕又羞:“我……我要报警了……”

 

 

像是发脾气,更像撒娇,尾音微颤,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和味道。

 

 

老陈是乡下出来的,说到底也确实有些胆小,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于是握着林香的手附在上面,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对林香说:“快好了,快好了,林香妹子,你让我舒服一下,啊……”

 

 

一阵疯狂之后,林香的掌心一润,那感觉令林香浑身颤抖。

 

 

终于抽出了手,老陈满脸通红,意犹未尽。

 

 

林香忽然就红了眼,泫然欲泣的模样令人恨不能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陈叔……你,你!”林香快要哭出来了:“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呜呜呜……”

 

 

老陈也慌了神,片刻后说:“香妹子,是叔不好,这样吧,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叔没别的意思,知道你最近缺钱……”

 

 

林香本来想辞职,但是老陈这么说了,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数目不小。她老公做生意亏了,现在在上班,压根养不起这个家,刚刚只不过给陈叔……他就涨了一千块……

 

 

想到这里,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擦了擦眼睛,又委屈道,“陈叔,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老陈连连答应,目送林香进了浴室洗手。

 

 

水声哗哗响,看着手上的污物被冲走,林香咬了咬嘴唇,面颊上又泛起红晕,她忽然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林香不得不承认,老陈看起来年纪大,没想到……没想到他那里,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

 

 

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她其实挺空虚的,嘴上虽然不愿意,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男人强行满足她,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

 

 

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林香微闭着眼,睫毛轻颤,白晢的手渐不规矩。早在刚才,她就已经有了反应。

 

 

林香脸色通红,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

 

 

浴室的水哗哗作响,遮盖着女人时断时续的声音。

 

 

镜子里,林香的制服裙已经褪到脚跟,丝袜卡在臀下,林香享受地闭着眼,额角香汗淋漓,她紧咬着下唇,想努力隐忍,嘴里却抑制不住地发出声音。

 

 

“嗯~”脑海里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形,林香拿出来,她自己脸都红了。

 

 

又再继续,林香发出快乐的声音,忘情呼唤。

 

 

“啊!陈叔。”浴室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她的迫切。

 

 

放在胸口的手搭在了洗手台边缘,林香腿直颤抖,似乎忍耐到了极限。

 

 

而浴室门,就在此时被轻轻推开。

 

 

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水龙头也一直没关,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才想着来看看,却没想到刚好听到林香的呢喃,倒没听清林香喊了他。

 

 

才下去的冲动在一瞬间升腾,老陈脸红的同时,目光又忍不住看向林香。

 

 

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她还在继续着,终于,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身子抖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软坐在地上。

 

 

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想象着那快乐和刺激,简直让人发疯。

 

 

光是想,老陈就受不了了。

 

 

趁着林香还没发现,老陈赶紧把门合上,推着轮椅挪到客厅。

 

 

老陈可不想现在就把林香吓跑,他觉得循序渐进才能把林香征服。

 

 

下午五点,陈杰下班回来了,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

 

 

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防着老陈冲过来掀她裙子扒她裤子,但又有些期待,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

 

 

太敏感也是个麻烦事,她觉得下次过来应该带多几条裤子。

 

 

到家的时候,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看到林香回来,大咧咧说道:“老婆,我饿了,去做饭。”

 

 

林香轻轻一笑,走进厨房。

 

 

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要说感情吧,也是甜甜蜜蜜,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可就是那方面……

 

 

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每每亲热,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他是满足了,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总觉得空虚难耐。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要啥给买啥,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毕竟和熊掌哪里能兼得,可从去年开始,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

 

 

打断回忆,林香淘米煮饭,又去池子边洗菜。

 

 

身后传来脚步声,林香没回头看,下一秒,两只手伸了过来,把她弄疼了。

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两只手极其不安分,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气息喷在耳垂处:“老婆,我想吃你。”

 

 

林香红了脸,正想赶他,下一秒,张志明的手竟从胸口移到她的裙摆下。

 

 

“啊……”林香惊呼,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老公……不要在这里……啊……”

 

 

张志明已经得手,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

 

 

林香抑制不住地往上挺,脚踮起来,下意识配合着张志明,她太需要了。

 

 

张志明嘿嘿笑了两声,跟林香说:“老婆,还说不要,我都没开始你就这样了,刚刚淘米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想我要你了?”

 

 

听他这么说,林香倒是放下了心事,哼哼着不应答。

 

 

她让林香趴在洗菜池上,将半身裙往上一掀,唰的拉开裤链,稍稍用力,林香发出“哦”的一声,张志明就忍不住了,直接就来。

 

 

厨房里,林香的声音不断传出来,夹杂着令人很有画面感的声音。

 

 

忽然间,林香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张志明看了一眼,不悦地说道:“陈叔是谁啊?”

 

 

“就是给他做护工,五十几岁的叔叔……~啊~轻……轻点儿……”林香的声音都打着尾音:“关……关静音……”

 

 

张志明没有听她的,还在运动,却抬手接了电话,还把手机放在林香耳旁,压低声音道:“接。”

 

 

他们在那个,声音回荡在整个厨房,手机那头是陌生人,想想张志明都觉得刺激。

 

 

“喂,林香妹子啊。”老陈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林香狠狠剜了一眼张志明,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陈……陈叔~嗯~有什么,事情吗?”

 

 

张志明故意的,趁林香说话,然后猛一用力,弄的林香闷哼一声。陈叔一愣,马上明白电话那头正在发生什么,他听着那声音,慢慢有了感觉。

 

 

“也……没啥,就是想问问你今儿收拾,把我那药膏放哪儿去了……我这找半天没找着。”老陈一边说着,一边把右手伸进裤子里。

 

 

“就在……”林香呼吸急促道:“就在床头柜的,左边抽屉……”说完啪嗒一声,手机掉进洗手池。

 

 

林香被张志明掰过身子,抬起她的腿,然后……

 

 

那边快乐连连,这边的老陈也是气喘吁吁,听见林香一声大叫,他再也忍不住了……

 

 

第二天,林香去老陈家上班,正好碰上出门的陈杰,拦住她道:“林护工,今儿正好遇上,拜托你一件事儿,我要出差一个礼拜,麻烦你照顾我爸多费点儿心了。”

 

 

林香一愣,这么巧?她老公也要出差一个礼拜。

 

 

到家里,老陈已经吃过早饭了,林香只管收好碗筷,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她老期待着老陈对她做点什么,可老陈什么都没做,搞得她挺空虚的。

 

 

一晃眼,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老陈无比怀念昨天,却又担心太急进会把林香吓跑,这才奋力忍耐的。

 

 

第二天,林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故意穿得很露,经常在老陈前面弯腰拖地,老陈肯定看到了,可他就是没动作,把林香给郁闷的。

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处了几天,直到星期六……

 

 

和往常没什么两样,林香做完卫生,提着菜篮子去买菜,没想到,回来却看到老陈摔在地板上痛苦地哀叫。

 

 

林香吓坏了,把菜篮子一丢,赶紧去服老陈。

 

 

“陈叔,您怎么样了?”林香到底力气小,用尽力气,也只是把老陈翻了个身,自己还因为重心不稳倒在了老陈身上。

 

 

温香软玉,女人的身上散发着醉人的香气,感觉到林香想起身,老陈急忙一把搂住林香,脸上还是一副痛苦的模样。

 

 

“哎哟,可疼死我了,我想伸手去拿个遥控器,结果就从轮椅上摔下来了……”老陈的手在林香身子上抚摸。

 

 

27岁的女人,皮肤白皙柔嫩,没有一丝赘肉,这在村子里可是见不着的。

 

 

老陈近乎贪婪地搂着她,林香不自然地扭动着,却一不小心坐到一个物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地址:https://www.tdtop.com/archives/15574.html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