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类之最 > 手机访问:m.tdtop.com

污污的文章| 嗯啊~啊~嗯~啊~不要~不要

来源:www.tdtop.com时间:2020-02-16 15:31:13编辑:最记录:手机版

 我看了韩琳一眼,恰好韩琳也望向了我。

 

没有言语交流,但是我们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都在坚守着自己的决定,替对方背锅!

 

可就在我们下定决心争当背锅侠的时候,电话里再度传来了她同事的声音——

文学

 

“你快回来吧,刚才校长气冲冲的来问我,问我有没有看到你呢!”

 

“我估摸着他八成是在查旷课老师,你赶紧回来啊,别被校长查到,我还得上课,先挂了。”

 

话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徒留我跟韩琳大眼瞪小眼的懵然着。

 

孙大陆那个老王八蛋,没死啊?

 

那血都呼呼的冒了,竟然还没死,好旺盛的生命力……

 

但随后我又忍不住的怀疑,那个老师是不是得到了警察的授意,是警察让他这么说的呢?

 

为了确定这点,我随后给学校里交好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偷拍校长。

 

“我有毛病呀,我偷拍校长干什么,校长又不是韩美人,我要拍也是拍韩美人呀!”

 

我电话开着免提呢,以至于韩琳这会儿脸上挂起了黑线,估摸着在琢磨这都是群什么学生。

 

我赶紧打断了同学的扯犊子,随即很郑重的让他去干这事。

 

听出了我语气中的郑重,那同学也就赶紧去做了。

 

不多会儿,他的照片就传了过来,还有他的语音消息,“孙大陆好像被人碎了脑袋啊!”

 

这哪还用好像,看照片我都看得出来,裹在头上的纱布都被染红了。

 

不过人却没有大碍,看起来怒步冲冲的,很有精神头儿。

 

确定孙大陆没有被弄死,我跟韩琳都长长松了口气。

 

没弄死就好,没弄死这就不算个事儿来。

 

我看了眼韩琳,这时候她正躺在沙发上,美眸闭合,长长的喘着气,看起来特别放松。

 

她是放松了,但她的喘气却也让她胸前那两蓬傲娇的迷人随之上下起伏。

 

看着那对迷人的宝贝儿,再想想之前在公交车上时摸她那里的曼妙手感,我忍不住的冲动了。

 

因而下一瞬,我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她近前,没弄出任何动静将双手挑开了她的宽松雪纺衫。

 

紧随其后的,我猛地掀翻上去,将她那对裹在黑色蕾丝花边胸杯里的宝贝儿,彻底绽放出来。

 

甚至都不给韩琳反抗的机会,顺手给她将黑色胸杯再度扯开。

 

那一刹那,挂在她胸前的两蓬娇媚如同活跃的妖精,纵情释放出属于她们的妩媚与性感。

 

尤其是因为我动作的粗暴,带懂得的她们随之颤动,让她骚性的蝴蝶纹身都像是活了过来。

 

“孙斌,你个王八蛋,你又对我这样!!!”

 

见胸前就被我扒了个干净,韩琳顿时羞到俏脸通红通红的,几乎要冒出血来。

 

一双白皙小手更是赶紧往那上面去捂,想要阻止我对她娇媚处的欣赏与侵袭。

 

但她的动作显然没有我快,我已经探出双手,狠狠揉弄起了她那对迷人的大宝贝儿。

 

“老师,老师你这里这么性感,就让我玩玩吧!”

 

“而且我们刚才脱离了困局,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就想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吧!”

 

韩琳阻止无果,又听到我的话,顿时羞急到不行不行的。

 

“凭什么要拿我这来庆祝,你臭流氓你!”

 

呃呃……我好像明白她的意思了。

 

于是随后我就撤出一只手,解开了裤子拉链。

 

“不就是想拿我的庆祝嘛,多大点事,老师你明说就好了呀,这都不是事儿。”

 

虽然咱穷,但是咱做人做事都大方,我直接就把那暴躁的狰狞给放了出来。

 

随即挺在韩琳的小手上方,“老师,尽管玩!”

韩琳都快被我给搞哭了,我很清楚她不是这个意思,但这并不妨碍我借机展现给她。

 

我知道她没见过这么大的东西,甚至都有可能没见过男人的这种崛起。

 

所以我愿意给她看,我想要满足她的愿望,乃至于我都愿意弄进去,让她好好享受下身为女人的快活。当然,我也顺便尝尝属于她这个冰山女神的滋味儿。

 

本着这种目的,我把身下凑到了她的性感小手上。

 

那小手真是温热,被我戳到后,还羞的如同被烫伤一样,赶紧缩了回去。

 

望着韩琳那张俏然脸蛋儿上的羞赧和紧张,我对她提起了爱的鼓励。

 

“老师,没关系的,你试试,你拿手握住试试,肯定会很舒服的。”

 

我不光说说而已,更是拿住她的小手,往我那里碰去。

 

我得让她亲手试一试、感受一下,这样才能给予她更大的诱惑,让她对我那儿产生希冀。

 

可此刻的韩琳却是不停的挣扎着小手,羞的双眼都已经闭合了,挣扎着并不想摸我那儿。

 

“老师,你这怎么能行,喜欢就要勇敢去尝试啊,你不尝试那不是故步自封了嘛!”

 

我如同一只谆谆教诲的魔鬼,在引诱着韩琳对我那里动手。

 

但意外的是,她不仅没有动手,下一瞬反倒还爆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痛哭声。

 

关键是她那不是假哭,眼泪哗哗的,就跟小孩子被妈妈给抛弃了似的,看起来超级伤心。

 

这都把我给哭懵了,干啥呀这是,明明玩的是成人游戏,咋还童真童趣的哭上了呢?

 

不等我问些什么的,韩琳就哭诉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是欺负我,为什么啊!”

 

“我又没做过什么恶事,就因为我长的漂亮,你欺负我,孙大陆欺负我,连我丈夫也欺负我!”

 

这次的哭诉,直接成为了韩琳的情感宣泄。

 

她并不是在向我哭诉,说实话我也不够资格成为她哭诉的对象,她只不过是心中的情绪压抑到了极致,不得已的反弹爆发而已,所以我是无意中才倾听到了她的心声。

 

她在哭诉中说,她本以为她的丈夫很好,人有能力,也很帅气,而且吃喝嫖赌抽一样不沾,为人特别的阳光,而且交往时也很君子,根本没有提过半点非分的要求。

 

可直至结婚后她才发现,她丈夫不是不想提,而是因为那方面根本就不行。

 

之前解释说是意外遭受到的伤害,可事实上她无意中翻看了病例才知道,是年轻时作的太狠了,连酒带女人的夜夜笙歌,这才导致刚刚年满三十岁就已经不管用了……

 

一个女人,被自己的丈夫给骗了,这是件相当可悲的事情,甚至有点惨。

 

但韩琳还在跟我哭诉,哭诉孙大陆之前就对她各种言语骚扰,只不过她懒得搭理都拒绝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想用强。如果我不在那的话,可能她就被孙大陆给祸害了。

 

哭诉完孙大陆,韩琳又哭诉起了我。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在公交车上就猥亵我、、欺负我,现在在我家里有欺负我。”

 

“我是长的好看,我是身材好,可那是我愿意的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长成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变成个胖女人的身材,这样也就不会承受你们这些臭流氓的骚扰了!”

 

呃呃……被她说的,我心里倒是有些怪不好意思了。

 

看了看那白嫩又饱满的坚挺,也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实在不好意思再下手去摸了。

 

不过关于我猥亵她,我想我还是得作出解释的。

 

“老师,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就是忍不住心里对你的恨意,所以才会那样对你。”

 

在我说完这话后,韩琳含着眼泪微愣。

 

“对我的恨意?你为什么会喊我,我没得罪你啊?”

怎么可能没得罪,我又不是老年痴呆,我还能不记得她咋得罪我的?

 

于是下一刻,我就把上个月发生的那件不问青红皂白就处分我的事情,告诉了韩琳。

 

说完后我又补充道:“当时是他骂我的,骂我是个土坷垃里的垃圾,学习再好也没用,到底也是去他家打工,甚至都没资格当他手下一条狗。”

 

“之后他还言语侮辱我的父母,所以我才一时忍不住,摸起砖头想要拍他。”

 

“可我还没拍呢,你就出现把我给训了一顿,然后也不听我解释,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处分我。”

 

当我说完这些后,韩琳恍然大悟,随即俏然的脸蛋儿上写满了羞赧的愧疚。

 

“对、对不起啊,不过你别误会,老师真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因为我自己也是农村出身的,我怎么可能忘本。我当时只不过是见你要拿砖头打他,所以一时情急就处分了你。”

 

“但是老师不能否认,确实也有偏向他的因素,因为他家里为学校捐款了,咱们系的实验室还是他家出钱筹建的,所以看到你要打他,我就赶紧把你给拦下,然后处分了你……”

 

“这一切都是老师不对,老师向你道歉,对不起。”

 

说着,韩琳就站起身来,弯腰向我鞠躬。

 

这躬我哪受的了,不过我终究还是受了,因为她的雪纺衫还没落下去呢!

 

随着她的鞠躬,胸前那两蓬傲娇的宝贝儿都随即颤动,蝴蝶还翩翩欲飞的。

 

以至于让我忍不住的夸赞道:“老师,你身前这俩纹着蝴蝶的宝贝儿,真性感!”

 

韩琳大羞,俏脸通红通红的,赶紧伸手把雪纺衫给拽了下去,将胸前娇媚给遮住。

 

可即便如此,因为那两蓬娇媚实在太大的缘故,也在雪纺衫上撑起了娇媚的轮廓,很迷人。

 

“我这、我这……跟你想的不一样,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

 

红润着脸蛋儿,随后韩琳对我做起了羞人的解释。

 

“因为老师这里实在太大了,所以上面会有毛细血管显现,很丑的。”

 

“后来我请教了很多人,也找过医生,所有人都表示没有办法。”

 

“最后还是一个开美容院的女性朋友告诉我,可以纹身,用纹身去盖住那些青色毛细血管。”

 

“所以、所以我那儿才会纹了一只蝴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个骚、骚什么的女人……”

 

经过韩琳的解释,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样子。

 

我就说嘛,以她这种性格的女人,在胸前闷骚的纹上一只蝴蝶,并不符合常理。

 

所以随后我也大概猜到了她为什么会穿丁字小裤,“那条小裤,你是想诱惑你丈夫?”

 

韩琳很羞,看得出她并不想解释这件事的,但我戳破了事实的真相,所以她点点头。

 

尽管她没有开口说出结果,但是我也已经大概猜到了,结果应该不如人意,否则她怎么还会是初女。不过关于她初女的身份,我还是抱有一定的怀疑态度,她都26了啊!

 

当我把这个疑惑问起韩琳的时候,她羞瞪了我一眼,“你怎么什么也问。”

 

娇嗔代替了回答,但这时候也已经不需要回答,看她那张红润的脸蛋儿就能知道答案了。

 

随后韩琳又对我说,“误会全部都解开了,我可以原谅你在公交车上对我做的事情。”

 

“但是以后你不可以再对我那样儿了,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的学生,我们中间永远也不可能发生什么。所以你一定不可以再那样儿了,不然我会真生气的!”

 

看韩琳那郑重的神态,就看得出她并不是在随便说说。

 

但她的态度可不代表我的决定,我都已经摸过她身子了,那诱惑的小地方我也摸过。

 

要是不能发生点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死心!

 

因而下一刻,我就对她说道:“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但是、但是现在我下面都要爆掉了,怎么办,憋的好难受,老师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对韩琳没别的想法,我就是想进入她娇媚的身子,让她帮我解决一下。

 

反正她丈夫也不管用,她也需要和谐的姓生活,那我们就互相帮助一下嘛!

 

但是韩琳显然跟我想的不一样,她当时就拒绝了我的提议,“不可能的,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之间绝对不可以再发生什么的,我是你的老师,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些……啊!”

 

我就知道韩琳会拒绝,所以我根本不给她任何多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她给扑倒在了沙发上。

 

下一瞬,我就重新掀翻了她的雪纺衫,纵情的揉弄起了她身前撩人的豪景。

 

在疯狂的揉弄的同时,我也凑上嘴巴亲吻起了韩琳的迷人小嘴儿。

 

她当然不同意,但是我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凑上嘴巴就是一通暴躁的亲吻。

 

起初的时候韩琳也有些抗拒,但渐渐的就无力反抗了,只能予取予求般的任我亲吻她双唇。

 

甚至在最终的时候,我都用舌头挑开了她的牙关,将舌头探了进去,肆意拨弄着她的香舌。

 

她的香舌真的好滑腻,身前更是撩人的厉害,让我胸腔中的火焰愈发暴躁。

 

尤其是她急促的娇息喷薄在我脸上时,更让我有种无法言喻的躁动。

 

我感受到了她的性之所起,也感受到了她内心中无与伦比的渴望。

 

我知道,韩琳是渴望那种事情发生的,没有哪个女人不渴望,尤其是像她这种漂亮女人。

 

天天有无数男人用火辣辣的目光盯视着她,结果回到家却得不到爱的释放,她怎能不渴望。

 

心中作出判断,我开始挪掉一只手,撩起她的裙摆,抚弄她光滑的大腿。

 

大腿固然温润迷人,但我更想要的是她大腿尽头处的性感娇媚。

 

可就在这时候,已经好长时间没反抗的她,突然猛地发力,硬生生的将我推下她身子。

 

在我跌落在地的瞬间,她赶紧坐起身来,最终红着脸对我说道:“孙大陆还在学校,我必须去处理这件事情,不然他选择报警的话,你就要被学校给开除了。”

 

我的天,老师啊,都啥时候了,你咋还惦记着我呢,咱惦记惦记你自己行不?

 

我正要跟韩琳说这事呢,她就已经羞急的抓起黑色胸杯,仓惶逃进了卧室。

 

听到房门反锁的‘咔吧’一声,我就知道追也是白追。

 

起身坐在沙发上,闻闻手掌心中属于韩琳那蓬傲人饱满的味道,真香啊!

 

我也只能这样聊以自慰了,眼下不强迫韩琳发生关系,我跟她之间还有无限可能,毕竟有份旖旎打下的好底子,可以慢慢的诱惑她。

 

但要是霸王硬上弓的话……我估摸着这个弓不太好上啊,八成会蹦断。

 

所以思来想去的,我最终下定决心,放弃用强的想法,改为温水煮青蛙。

 

我得让她慢慢习惯于我的热度,然后再越来越热,最终彻底将她拿下,让她只属于我。

 

韩琳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心中有了决断,我也就在卧室门前对韩琳作出了表态,不会再对她用强了。

 

不多会儿后,卧室房门开启,换了身长裤小衬衣的韩琳就从卧室里出来了。

 

很明显,她是怕雪纺衫和长裙太方便我做事了,所以才会换这身衣服的。

 

而且她见到我后特别谨慎这点,也已经充分证明了她对我的防备。

 

不过我并没有让她的防备见效,因为我说到做到,确实没有再继续猥亵她。

 

这让韩琳长长松了口气,随即对我招呼道:“走吧,跟我一起回学校。”

 

说话晚,韩琳就往前面走去。

 

随着她的步伐迈动,翘挺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真是性感。

 

扭的我都有些懊悔刚才的决定了,这要是把下面塞进去,一定会被她扭的好爽吧……

韩琳有车,不过想来是太扎眼,所以她没有开车去上班。

 

想来要不是对公交车有了‘心理阴影’的话,她应该也不会开出来吧?

 

毕竟是辆价值100多万的玛莎拉蒂总裁,靓是靓了,开着去学校总归是有些扎眼。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上车后她就跟我说,如果不是不想再坐公交车的话,她不会开车的。

 

我问道:“老师,那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帮你戒掉了公交车啊?”

 

韩琳俏脸微红,羞瞪了我一眼,边启动车子边嘟哝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开车在路上时没什么可说的,唯一可提点的就是她被安全带给紧勒的胸前。

 

小衬衣本就贴身,这会儿又被安全带给从中间勒过去,我的天,简直勒嗨了!

 

那么大,那么突出,简直是大过迷人了,甚至我都能从衬衣扣子里看见里面粉色的胸杯。

 

“老师,你这真性……”

 

“闭嘴!”

 

‘感’字都还没出口呢,看到我直勾勾瞄她胸前的韩琳,就羞声阻止了我话语的继续。

 

不过看她那红润的小脸蛋儿,似乎好像已经回忆起了被我爱抚时的感觉了呢!

 

这么娇滴滴的冰山女神,我真是越来越喜欢撩她了。

 

而且我也笃定,假如一直这样撩下去,她迟早被我给撩到大床上,和我纵情欢愉……

 

汽车一路疾驰,最终来到了学校停车场。

 

我跟韩琳下车后,她吩咐我去上课,而她自己则去找起了校长。

 

我很担心她,“万一孙大陆再对你有坏心思怎么办,要不我跟你一起吧!”

 

我倒没别的旖旎念想,就是单纯的想要保护韩琳。

 

但是她却冲我摆了摆手,不过在摆手间我看到了她手中夹着一颗微型摄像头。

 

“跟家里联网的,这边发生的事情家中电脑都会录像保存,他敢再对我做些什么,我就直接把他从校长位置上拉下来!”

 

韩琳信心满满的迈步离开,我无语的耸耸肩,这还真是个准备周全的女人。

 

行吧,韩琳都已经准备万全了,我自然也没什么可操心的,自然是回去上课了。

 

整上午的时间倒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就是中午的时候余军找上了我。

 

余军就是我那个交情不错的同学,偷拍孙大陆照片的那个。

 

找上我后余军跟我聊了几句闲话,随即对我说道:“有个劲爆消息,要不要听?”

 

劲爆消息?这有啥可劲爆的,学校里的事情无非是张三跟李四上床了,生了个王二麻子。

 

除此外,还能有什么?对于余军的劲爆消息,我都不带有半分的期待感。

 

我现在倒是更期待赶紧吃完午饭,然后去找韩琳打听打听,孙大陆那她怎么处理的。

 

当然,这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更重要的是我想再继续撩撩她,摸摸她胸前那两蓬宝贝儿。

 

想起那对宝贝儿来,我就直觉得手痒难耐,

 

我真是摸上瘾了,那对宝贝儿好过瘾的,任我怎么揉搓也是弹性十足,充满了韧性,还那么温热,尤其是顶端的粉嫩蓓蕾,揉搓会儿还会变硬变烫,真好……

 

正回想着韩琳那对傲娇的宝贝儿时,余军拿胳膊肘捣了我一下。

 

“卧槽,你色迷迷的干啥呢,怎么眼神那么淫荡?”

 

特么的,我还在回想中美着呢,就被余军给破坏了。

 

但这事又不能说,于是我只好转移话题,“这是对你的劲爆消息很期待呢,你赶紧说!”

 

听到我这么说,余军显得挺高兴,随即他就迫不及待的对我开了口——

 

“姚婧放话了,她说她最喜欢的人就在咱们班,而且还是个叼丝!”

姚婧是我们班的同学,但最出名处在于她还是我们学校的两朵校花之一。

 

所谓两朵校花,当然不是学校官方评定的,而是学校的好事者们评定的。

 

据说每三年一评定,每年的评定都会引发口水战,甚至有可能引发群殴事件,为各自支持的女神而战斗,但今年的评定并没有,不是校花的质量太低或是人数不足,而是因为太优秀。

 

优秀到什么程度,优秀到原本明年才是评定之年,但上任校花实在没脸承认了,羞于颜值,甘愿退位,让贤于人,而被上任校花所让贤的人,正是名字与妖精谐音的姚婧。

 

姚婧之美,我都不用多说,看与她齐名比肩的另外一朵校花是谁就知道了,韩琳。

 

校花本在学生之间推举,韩琳以老师之职竟然被学生们给评上,足可见她的美艳。

 

而姚婧却是能够跟她比肩的存在,从这便可以窥见她的颜值到底有多么的惊人。

 

所以在学校里,或许有男学生会不知道自己班主任、系主任叫啥,也绝不会不知道姚婧是谁。

 

我当然也知道,作为一名合格的叼丝,我还曾恬不知耻的幻想过跟她发生关系呢!

 

不过我这人是纯情的,眼下我已经喜欢上了韩琳,我就绝不会再惦记姚婧。

 

当然,最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即便惦记她也白惦记呀,人家又不惦记我……

 

只是听到余军说姚婧喜欢的人是个叼丝后,还是让我感觉到挺好奇的。

 

“谁呀,哪个叼丝这么值得小妖精青睐,被小妖精给惦记上了?”

 

当我问起这点的时候,余军摇了摇头,“这特么哪知道,反正不可能是咱们两只癞蛤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地址:https://www.tdtop.com/archives/15136.html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月排行